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期待下周一的凉生!

我家宿主今天又作死了(晋磊篇1)

更新除草,很久没来老福特了。

    何慕下了班就匆匆往家里赶。

    打开门,不出意料,某个极品游戏宅果然正一边吃着泡面鸡爪一边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何慕皱眉,嫌弃道:“我说你就不能吃完了再碰键盘吗?糊了键盘满满的油,又不差这点时间!”

    叶葱抬头看了他一眼,自顾自絮絮道:“我这不是为了尽早帮到你吗?你还嫌弃这嫌弃那的,小少爷真难伺候……”

    叶葱这一番话惹得何慕胸中蹿起一丛火来,白天憋在心底的委屈一下子变成了怒火,汹涌着亟待发泄。

    “难伺候就别伺候了!”

    话音落下,何慕怒气冲冲地回房收拾东西打算离开,叶葱透过门缝看着何慕极快极大的动作,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赶忙扔下手里的东西。

    “何慕!何小慕!”叶葱从身后抱住他,语气有些着急,“对不起,我刚刚说错话了……”

    “别拿你吃过鸡爪的手碰我!”何慕挣开,狠狠瞪着满脸错愕的叶葱,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冲,“我早就受够了,你就只会宅在家里,我一个人在公司辛苦,你倒是在家里头享受,还净惹得我一肚子的火!”

    叶葱愣愣地盯着何慕眼角泛红的眼睛,“你心里……是这么看待我的?”

    何慕冷冷地转过头,叶葱看他这般反应,胸口莫名堵得慌,冷静下来之后,轻声道:“这些日子是我打扰你了,你不用走,这里是你家,该走的人是我。”

    何慕看着叶葱的背影,心里的委屈更甚。他一屁股坐在床上,胸中怒火难平,一个人对着空气干瞪眼。

    不知过了多久,何慕听到大门被阖上的声音,一霎之后归于平静,房子里变得安静得可怕。

    何慕动了动发僵的手指,鬼使神差往客厅走去,看到叶葱的那间房间已经紧闭,放在柜台上的那把钥匙扎得何慕眼睛有些发酸。

    “走就走吧,乐得清静……”何慕一边喃喃着,一边蹲下身去清理客厅凌乱的茶几。

    手无意间碰到鼠标,原本在他们争吵时黑屏的平板电脑瞬间亮了起来。何慕看清屏幕上的东西时,狠狠愣住。

    这是一个游戏的半成品,里头的内容是他几天前想要找叶葱帮忙制作的,当时叶葱光顾着打游戏,他以为他根本就没听进去。

    何慕瞪大了眼睛,这些天叶葱整日待在电脑前,连吃饭都顾不上,都是因为在弄这个?

    何慕眨眨眼,眼睛泛酸,保持这个姿势三秒后,遽然站起身拿着钥匙往外跑。

    大街上,叶葱漫无目的地拖着自己少得可怜的行李箱,他现在又变成无处可归的人了……

    轻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又踩着何慕的尾巴了。何慕从家里逃婚出来,放着何氏集团副总的位置不要,在一家再普通不过的公司当个小职员,就是想要摆脱何氏少爷这个身份的桎梏,他今天说的话肯定会让他生气。

    叶葱坐在长椅上,昨晚熬夜到快两点,今天就吃了半碗泡面和鸡爪,现在已经很饿了……

    叶葱有点想笑。他怎么觉得自己像是被何慕包养了似的,离开了何慕就变得这么可怜狼狈。

    其实要说伺候,还是何慕伺候他更多一些吧。他总是在下班后像个老妈子一样在他旁边絮絮叨叨,一边骂着他一边手却在帮他切着水果。

    叶葱迷迷糊糊低下头,困意袭来,忽然听到隐隐约约的叫喊声,声音很熟悉,叫的也是自己的名字。

    茫茫然抬起头,叶葱看到了站在街对面的何慕,他穿着白衬衫站在杏叶树下,场景美好得就像他们初见时。

    叶葱呆呆地看着何慕不管不顾地朝自己走来,余光忽然被刺眼的白光和慌乱的鸣笛侵占,愣了愣,他惊慌大喊:“何慕小心!”

    来不及了。

    叶葱话音刚落,就眼睁睁看着何慕倒在地上。

    “何慕!!”
   
   

    何慕醒来时,眼前只有白茫茫一片。

    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他想起自己好像被车撞了,昏迷前看到叶葱惊慌失措地朝自己跑过来。
    所以……他这是死了吗?

    何慕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发呆,耳边突然传来机械的声音:【欢迎宿主何慕进入本穿越系统。】

    什么玩意?

    何慕茫然地四处望了望,没有人,又低下头去装蘑菇。

    系统:【……】

    无语了好一阵,系统才继续道:【宿主请重视起来,你的行为将决定你的生死。】

    何慕愣了愣,“我还没死?”

    【快了。】系统凉凉道。

    何慕:“……”

    这是什么辣鸡系统,麻烦拖出去好吗!

    “你说我的行为决定我的生死……是什么意思?”

    【宿主须通过完成任务获得积分,获得10000积分时可满血复活。】

    何慕的表情有些呆,“任务?什么任务?”讲道理他不是很能接受这突然冒出来的系统啊任务啊什么的。

    这也太不现实了吧?

    【宿主进入穿越的世界,改变某些既定轨迹,完成每个主线任务可得1000积分,副本每个可得100积分。】

    “那我得到了10000积分,真的可以回去?”

    【是的。】

    何慕深深呼吸,他还不想离开那个拥有叶葱的世界,他还有好多话没来得及同他说……

    眼前忽然出现一个悬空的面板。

    【主线任务一出现,请宿主接取。】

    何慕点击了确认,面板上出现了四个人物,他们都穿着古代服饰,右边备注了他们的身份与属性。

    何慕不明所以,又听到那个机械音开口。

    【世界一攻略对象:晋磊。身份为碧山派大弟子。本身有天骨奇才,在碧山派被灭门后满心仇恨,逐步黑化,屠尽仇家,最后在师妹坟前自尽。请宿主改变晋磊结局,任务成功将获得1000积分。接下来请宿主选择世界一的形象。形象一旦选择将无法改变,请慎重抉择。】

    何慕瞅了瞅旁边的备注,思虑片刻,手指点在了碧山派二掌门贺无欢的人物头像上。

    刚一按下确认,忽然脑袋一阵眩晕,何慕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周围景象开始变幻,等眼前恢复正常后,他已站立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内。

    何慕愣了愣,目光下意识打量起这个陌生的环境来。

    身旁的贺钧看着贺无欢目光游移心不在焉的样子,眉头微皱,出声道:“无欢师弟。”

    何慕经系统提醒才想起自己就是贺无欢,有些尴尬地应了声,贺钧又道:“无欢师弟可有法子?”

    何慕的目光顺着他的探入床幔,里头躺着一个苍白瘦消的女子,一看便是身患疾病。

    “几日前山下来了位大夫,不妨将文君师侄带去给他瞧瞧。”

    何慕按着系统给的提示淡声道。

    贺钧想了想,叹气道:“也罢,那劳烦师弟明天带着文君下山了。”

    何慕应下,下一秒房门便被敲响,一道低沉男声从门外传来,“师父,师叔,药煎好了。”

    待黑衣少年端着药进来时,何慕脑内的系统突然蹦出一句:【攻略目标晋磊出现,请宿主注意。】

    于是何慕将目光放在少年的脸上。双目清冽,剑眉凌厉,双唇薄削却是柔和姣好的形状。

    这颜值,怪不得那叶家小姐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顶着这么一张脸,说他在骗人谁会信。

    现在的晋磊还没经历门派被灭门的痛苦,身上也没有骇人的戾气,温温和和的,若是没有那些事,将来定是个难得的奇才。

    何慕有些可惜,连带着看晋磊的眼神都变了。

    晋磊似乎注意到了何慕的注视,转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何慕。何慕愣了愣,赶紧露出一个浅笑,然后若无其事地侧开头。

    贺钧从晋磊手上接过药汤,晋磊垂下头,低声道:“师父,明日弟子想和师叔师妹一同前往。”

    贺钧先是一怔,随后笑了笑,抽出只手摸了摸晋磊的头,“好,为师知道你是放心不下文君,这些年也辛苦你一直照顾她了。”

    晋磊扬唇,“谢谢师父!”

    “磊儿啊……”贺钧忽然换了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为师要是想把文君许配给你,你待如何?”

    晋磊怔了怔,顿时喜上眉梢,“弟子定当不辜负师父和师……文君!”

   

【刘协×刘平】浮生流年

    幽州城郊有一家酒肆。
    这家酒肆的客人不多,三三两两的过路人会在耐不住这飘絮寒冬的寒冷之时买几两酒暖胃。
    老板娘生得极为标致,隔着薄薄烟雾,一双美目甚是透亮,眉眼清丽,带着别样风情。
    指节分明的素手熟稔地将酒顺着壶口倾倒而入,而后将酒和下酒小菜摆放在客人桌前。
    刘平许是饿了,用筷子夹了菜就往嘴里塞。刘协在一旁不紧不慢地拿了两个酒杯,将酒倒满,把其中一杯推到刘平面前。
    “天冷。”
    刘平一愣,“我知道。”
    刘协有些不耐,“喝。”
    这下刘平明了了,嘟囔道:“关心我就关心我嘛,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话说一半……”
    感觉到刘协朝自己投来的目光,刘平手一抖,连忙一口囫囵地将酒尽数送入自己的口腔,喝得急了,酒也有些烈,他咳嗽着,脸色微微涨红。
    刘协伸手轻轻顺着他的后背,神色未变,眸中却隐隐藏匿了些许无奈,“下次别喝太急了。”
    刘平悻悻然,要不是某人的眼神攻击,他哪里会落得这般狼狈?
    等他缓过来,抬头想要埋怨几句,却撞上一双难得带着柔和笑意的眸,他一愣,脸更红了,绯红直接蔓延到了耳根子。
    “噗嗤”一声,刘平怔然侧头,站在掌柜处的老板娘似乎目睹了全过程,以袖掩嘴笑了出来。
    笑罢,见二人目光齐齐落在自己身上,她调笑道:“你们兄弟二人挺有意思,给我这冷清的小酒肆添了几分乐趣呢。”
    刘协淡淡开口:“老板娘要是不嫌弃,我们以后可会多来叨扰了。”
    刘平讶异地看着刘协,一向不苟言笑的刘协竟然主动和老板娘搭起话来了。
    “好啊,”老板娘意味深长地看了刘平一眼,“不过这位小公子,下次可别把酒当茶水喝了,到底烈酒伤身。”
    刘平脸上一哂,窘迫地点了点头。
    两人在酒肆里头坐了一会儿,一壶酒下肚,身体也暖和了,刘平说着他以前在河内的趣事,说得眉眼弯弯,刘协静静听着,时不时“嗯”一声。
    这时酒肆来了两位女客人,看衣着好像是某大户人家的丫鬟,她们站在柜台前,看清刘协和刘平有九成相像的样貌时怔了怔,随即脸红了起来。
    刘协往那一坐,整个人都是清冷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而刘平相对来说就显得亲近些,于是两个丫鬟不由地将含羞的视线更多落在刘平的脸上。
    刘平仍未察觉,兴致勃勃地道:“小时候我最喜欢和仲达一起偷偷跟着司马伯父去郊外打野兔,有一次被司马伯父发现了,仲达他被骂得可惨了,伯父一走他就直瞪我……”
    刘协冷冽的目光扫向那两个丫鬟,她们被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刘协伸手圈住了刘平的腰。
    “嗯?怎么了?”刘平睁大了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狐疑地看着刘协。
    刘协眯眸,缓缓俯身凑近他,“你为何,总是提起他?”
    刘平委委屈屈地眨眨眼,“毕竟是儿时挚交……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尽量不提就是。”
    “不是尽量,是一定。”
    而那边的两个丫鬟早就惊呆了。
    这两个好看的男子,竟然有断袖之癖?!
    她们惊悚地互相看了看,连忙拿了酒壶付了钱就离开了酒肆。
    两人坐了一会儿,和老板娘道别后也走了。
    来时的一路风雪已经停了。
    刘协拿着合上的伞,走在刘平身旁。不多时便回到了他们居住的宅邸。
    一进到屋子里,温暖的地炉消融了他们身上的寒气。刘平打了个呵欠,困倦了,直接靠在软榻上两眼一闭就要睡觉。
    刘协怕他着凉,拿了件狐裘披在他身上,在他身边坐下。
    盯着窗外纷扬的雪,刘协怔怔出神。
    他没记错的话,五天后便是新帝登基的日子。
    曹丕没有对他赶尽杀绝,他似乎很自信他没有能力东山再起,只是把他们兄弟二人赶出许都,永生不许进入。
    可他确实有自信的资本。
    打从他继位的开始他就知道,他手上上根本没有实权,他只是一个傀儡皇帝。
    可是他不曾放弃过兴复汉室的想法,他可以不择手段,甚至可以牺牲自己。
    直到刘平的出现,他坚定地说:“你不是什么傀儡皇帝,从来不是。”
    那时刘平刚被伏寿她们带入许都皇宫,无措得很,却又格外坚韧,他说他要救的是全天下的人,不光是汉室。
    一开始刘协极度不同意他的做法,甚至想过要把他逐出皇宫,然而刘平却用他的行动告诉他,不战的方式要比战争好太多。
    最终汉室到底是没能被兴复,但却保证了大汉百姓的平安。那时刘协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但他忽然觉得,刘平所坚持的道,或许才是正确的。
   
   
   
   
   
   
    刘平似乎对上次那家酒肆的酒特别喜爱,隔三差五就去买一壶回来,而某次老板娘赠了一壶自制桃花酿,他更是开心了。
    刘平的酒量并不算好,刚喝几杯就开始脸红,迷迷糊糊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刘协,忍不住伸出双手揉捏他的脸。
    刘协蹙眉,想要把刘平的手扒拉下来,没想到他跟长在他身上似的,愣是扯不掉。
    “义和。”他唤他。
    “嗯?”刘平歪头,微醺的双眸被水汽氤氲,他盯着刘协看了半晌,咧嘴笑道:“哥哥……你怎么有三个脑袋……”说着还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刘协:“……”
    一喝高就犯蠢。
    忍了忍,他道:“我送你回房睡觉。”
    “我不要!”刘平耍起赖来,死死抱着酒壶不放,两腿一蹬就坐到了地上,“我还要喝!”
    刘协眉头一跳,眼见天色渐晚,他一把夺过刘平手里的酒壶,仰头全部往嘴里灌,在刘平一脸惊愕的表情之中喝了个干净。
    他把酒壶往后一扔,恶狠狠地瞪着他。
    我看你还能喝什么!
    刘平先是一怔,然后委屈地垂下眸子,一声不吭。
    “你……”刘协对刘平向来是吃软不吃硬,如果刘平撒泼打滚他还能治治他,但他这副憋屈的样子是刘协最招架不住的。
    刘协张了张唇,又听见低着头的刘平闷闷的声音传来:“永远是这样……无论我做什么,只要你不乐意,我就连碰一下都不行。”
    刘协抿唇,“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刘平沉默。
    刘协叹气,两只手掌覆在刘平的面颊,抬起了他因醉酒而微微泛红的脸。
    “这话,我只说一次。”他认真地直视着他的眼睛,“以前是我不对,没有为你考虑。但从你我交了心的那一刻起,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刘平呆呆地看着他,脑子一片空白。
    他说了什么……交了心?他这是变相地向他告白?
    他跟着他离开许都快半年了,这些日子里刘协从来没有表明过他的意思,他自然是失落万分的。
    但是,却在今天,在他喝醉酒的情况下,他听到了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听到的话语。
    心跳蓦地漏了一拍,刘平的酒醒了一大半,见刘平还是那副怔忪的样子,刘协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义和,你听到了么?”
    “我……我听到了……”刘平的声音有些哽咽,他强忍下眼中的酸涩之意,侧开头道:“但是你明天要赔我一壶酒!”
    刘协无奈地凝着他别扭的侧脸,绯红淡淡晕染在刘平的面颊上,因醉酒而特为水润的两片唇瓣微微张开,粉嫩嫩的。
    真是……可爱得紧。   
    刘协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脸颊,刘平迷迷糊糊抬手“啪”的一声把刘协的手给拍了下来,瞪着他。
    刘协无奈,他觉得自己此时的语气就像是在哄孩子,“好了,现在回房睡一会儿。”说完便将刘平抱在怀里往寝居走去。
    “嗯……”刘平嘤咛道。
    刘协将刘平放下,刚准备起身,脖子就被一双手圈住,原本闭着眼睛的刘平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我今天……很开心……”
    “嗯,我知道。快睡吧,明天我陪你去集市。”
    “明天……?”刘平眯了眯眸,努力回想了一下,猛然想起明天便是新帝登基普天同庆之日,“哥,你会不会难受?”
    刘协微怔,“这是何意?”
    “明天……明天就是曹丕登基大典了啊!”
    话未说完,刘协便轻轻按住了刘平的唇,刘平无措地眨眨眼,看着刘协琥珀色的眸子。
    “这时候直呼他的名字,命还要不要了?”他柔和了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我早想通了,若这天下太平,谁是皇帝都无所谓了。”
    刘平怔怔地看着他,他想起入宫之时所看到的刘协执着于兴复汉室的疯狂与偏执,那时他总觉得他们的距离太过遥远,却在时光长河之下,他们彼此慢慢贴近,相互了解。
    刘协熄灭了灯烛,在刘平身侧躺下。
    借着从窗户映照进来的微弱的月光,刘协看清了刘平明亮的眸子带着的讶异目光,他面不改色一派正经地说:“你喝醉了,一个人睡我不放心。”
    “哦……”
    刘平没有再说话,渐渐有了困意,迷迷糊糊感觉到一股热源,忍不住贴了上去,顺便还磨蹭了几下,心想:嗯,真暖和。
    而此时当了暖炉的刘协正僵硬得一动不敢动。
    这样的后果就是第二日刘协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半身酸麻。
    刘协:“……”
   
   



彩蛋:(借梗娱乐一发,严重OOC)
    刘平已经两天没有搭理过刘协了。
    嗯,他们在冷战。确切的说,是刘平的单方面冷战。
    刘协:吃苹果吗义和?
    刘平:滚!
    刘协:打猎去吗义和?
    刘平:滚!
    刘协:滚床单吗义和?
    刘平:滚!
    刘协顿时两眼放光。
    刘平:……好像有哪里不对。

=====
想起来这篇好像还没在lof上发过,补个档。

今天是剪视频被释殿美貌了一脸的我。

本追星girl最爱的就是又盐又甜的小马老师啦~

当我还沉迷在小哭包平平委屈巴巴的泪眼的时候,平平的龙威真的震慑到我_(:з」∠)_。
三国机密太好看啦!折服于陛下的颜和演技!

今日份陛下。
您太好看辣,疯狂赞美陛下颜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