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慕容白×刘平】天降一只小狐狸(上)


  ============

  慕容白在路上捡到了一只昏迷的狐狸。

  他是在草丛里发现它的,它也就比手掌大了那么一点儿,身上沾满了灰土,两只耳朵耷拉下来,看上去很狼狈很可怜。他一时动了恻隐之心,也没管它是否是妖怪就把它带了回来。

  将手中的剑轻轻放下,慕容白双手将抱在怀里的小狐狸放在阵石上,打了盆水把它清洗了一下,弄干净之后小狐狸的毛色很漂亮,雪白雪白的。慕容白的眼神温柔了几分,轻抚着它柔软的毛。

  而此时昏迷的小狐狸忽然睁开了眼睛,湿漉漉的琥珀色眼睛中带着疑惑和茫然,看到眼前这个放大的脸庞时愣了一下,眸子里满是惊慌。

  慕容白只当它是害怕生人,连忙给它顺毛安抚。

  而刘平差点就要叫出声了。

  你体验过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狐狸的感觉吗?

  他都要开始怀疑人(狐)生了QAQ。

  尽管自己所经历的很荒诞很玄幻,但刘平很快就冷静下来,开始打量这个陌生少年。他的五官十分精致,眉眼依稀有些熟悉,身上的白色阔袖长袍把他包裹得严严实实,头发也一丝不苟地盘了起来,气质清冷出尘,看上去不像是会伤害小动物的人,刘平这么想也着稍微放心了些。

  然而放心之后,出于狐狸的本能,这么被他顺毛刘平居然觉得很舒服,忍不住眯起眼睛,发出了满足的叫声。

  “……”叫出声的瞬间刘平就后悔了,这么羞耻的声音一定不是他发出来的!

  慕容白眉眼一弯,唇角泛开一抹微笑,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刘平一时看得有些呆了,麻麻他笑起来更好看了!像个天使!QUQ!

  慕容白不知道这么小的狐狸能吃些什么,只能把鱼切成小块,刘平看着那柄看上去很漂亮很神圣的剑被慕容白拿来切鱼,忍不住抬起爪子捂脸。

  剑:mmp。

  等到慕容白将一小碟鱼肉放在自己面前,刘平凑近嗅了嗅,几乎又是狐狸的本性,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

  吃饱之后,刘平摊着自己的身体,抬起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肚皮,闭上眼睛打算睡上一觉,没准一觉醒来他又变回去了呢!

  见它吃完了就睡,完全无视了自己,慕容白不禁失笑,“你这小狐狸怪没良心的……”

  慕容白在原地坐了一会儿,起身在八卦池中央打坐稍稍闭目养神。

  人一安静下来就容易开始遐想,慕容白也不例外。他忽然想起在他小时候,父亲曾经带了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让他教他一些武功。当时慕容白沉默少语,那小孩小心翼翼地靠近,说:“我叫杨平,你叫什么?”

  “慕容白。”

  他笑开,笑得一派天真,“白白!”

  “……”

  慕容白当即用剑柄拍了他一脑袋。

  杨平捂着被敲疼的头,一脸无辜与委屈,澄澈的眼睛水盈盈的,“白白为什么打我?”

  慕容白当时就觉得杨平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小动物在看自家主人一样,可是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这给他一种他被人在乎关心的感觉,对于那时的他来说,他很喜欢被人这样在意……

  只不过过了一个月,杨平就要离开这里了,慕容白抿唇,一个男人和一个男孩过来接他,尽管那个男孩一脸的嫌弃,但还是把杨平给带走了。

  那天以后,他若无其事地继续修习剑法,可总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

  他不想承认,那时他有一种……被人抛弃的感觉。

  回忆至此结束。尽管他在这里住十几年,但此刻四周冷清阴凉的环境莫名让他感到寒冷。

  “慕容白,你可真是没用。”

  慕容白猛地睁开眼睛,双眼中带着一丝冷然,看见那一团绿气在他头顶上飘浮着,厌恶顿生,“滚开!”

  “啧,恼羞成怒了?”

  “你不是很喜欢他吗?你难道不想知道他现在在那里?是否已经娶妻生子?”

  “我要是你,就把他找到,关在这里,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跑掉,才会一直陪着你啊……”

  带着蛊惑的声音在慕容白耳边萦绕,慕容白眉头一跳,隐在袖中的手突然抽出佩剑,狠狠劈向那一团绿气,绿气被劈散,又很快聚集,发出嘲讽的笑声。

  慕容白胸腔里的火无从发泄,又连续挥了好几剑,半跪在地上急促喘息。

  透过水面看到自己,头发凌乱,表情狰狞,慕容白一阵心慌,他怎么……怎么可以被心魔所扰……

  而此时,刘平却在沉沉梦乡中睡得正甜。

  等刘平一觉醒来的时候,失望地发现自己还是狐狸,却在看到不远处的小鱼干时两眼一亮,就差流哈喇子了。

  嗷!美味的食物!

  还没来得及欢脱的跑过去,脖颈处的毛突然被人轻轻拎起,刘平一愣,离地的双腿扑腾了几下,挣扎无果之后委屈巴巴地望向这只手的主人。

  慕容白的脸色有些憔悴,无奈道:“你怎么刚睡醒就吃……你这样会变胖的,我不想养一只肥狐狸。”

  “……”刘平龇牙,嫌弃我那你别养我啊!

  看着小狐狸的表情,慕容白失笑,这似乎是一只有灵性的狐狸……

  慕容白摸了摸它的头,这时挂在门口的风铃忽然剧烈地摇晃起来,发出叮铃的声音,慕容白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脚尖一跃就匆匆忙忙出去了。

  刘平见状,撒欢儿地跑到石上叼起一个小鱼干就跳了下来,啃了几口之后听到隐隐约约的尖叫声,不由有些担忧,思虑了几秒,终是迈着小短腿跑了出去。

  凭借着狐狸良好的听力,他来到了镇中心,百姓慌乱逃窜,刘平生怕自己被踩死而成为冤魂,连忙爬到栏杆上亦步亦趋,一眼看到了在与一个大猫妖怪缠斗的慕容白。

  他的动作利落干脆,很快那个妖怪就处于下风,那个妖怪被困在他的剑下,似乎说了句什么,慕容白不屑地冷冷一笑,却忽然身体一颤,被妖怪找到了机会趁机逃开,还一掌打死了一个路人。

  “慕容公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祖上镇妖时留下的诅咒,造孽啊……”

  那个路人的妻子抱着丈夫的尸体,一边哭一边喊,抬头看着慕容白的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指责,似乎在指责慕容白没能救她的丈夫……

  慕容白黯然转身,留下一个孤独消瘦的背影。

  刘平连忙跟上,方才情况混乱他没来得及看,这才发现不远处的石碑上刻着石牛镇三个字,而且这些村民刚刚喊他慕容公子……

  刘平抬起脑袋,那个白色的背影与记忆中那个穿着白色衣袍的人渐渐重叠,他睁大了眼睛,这个救了自己的人……是慕容白?

  怪不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会觉得他的眉眼很熟悉。

  刘平小时候来石牛镇的那一个月里,他一直觉得慕容白过得很幸福,身后小迷妹无数,小小年纪就能受到村民的尊敬。可是现在来看,他好像……过得并不好。

  回去之后,慕容白独自在八卦池内坐下,刘平跑到他身边,看见他的胸口处有一道狰狞的伤痕,连忙扯了扯慕容白的衣服。

  慕容白低头,却见这只小狐狸的眼睛一直盯着他胸前的伤口,失笑着摸着它的脑袋,“小狐狸,谢谢你。”

  刘平看着他这一副强颜欢笑的样子,心口有些酸涩。他受了伤,却没有村民愿意来看看他……他就是这样过了这么多年么……

  这么想着,刘平的耳朵耷拉了下来,蜷缩成一团躺在慕容白身边,看上去蔫蔫的。

  也许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在他最失意的时候,陪在他身边。

  这个晚上,这一人一狐,都是一夜难眠。

  ——TBC——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