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既见凉风来(周超视角番外)

今天是不好好写正文写了一堆番外的废饼。给新宠超哥一个主场。

=====


    周超第一次见到凉生是在章汉哲工作的酒吧里。

    那天他结束了一天的训练,连衣服都没换就直接去了章汉哲的酒吧,而章汉哲在看到他穿着警服走进来时眼皮狠狠一跳。

    “大哥,你穿成这样,我很担心这家酒吧分分钟被取缔。”章汉哲余光瞥见自家老板的眼睛时不时往周超这里飘过来,不禁嗤笑道。

    周超没有回话,淡淡道:“人呢?”

    章汉哲朝右斜方努了努嘴,“不在那儿吗。”

    周超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一个黑发少年趴在吧台上,细碎的黑发柔顺地遮住他的一部分额头,紧闭的双眼是桃花形状的,秀挺的鼻梁下是一双薄却红润小巧的唇瓣,带着温暖人心的自然上扬的弧度。

    这是一个,纯净又漂亮的少年。

    周超看得有些愣了,喃喃道:“无卿……都长这么大了啊……”

    章汉哲眯了眯眸,戏谑道:“你也大不了他几岁吧,你这语气,知道的人知道这小子是你弟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儿子呢。”

    周超失笑,“谢了,好歹我也是见到无卿一面了。等会儿你下班了帮忙把他送回去一下。”

    见周超一副要走人的架势,章汉哲诧异道:“你……不打算把弟弟认回去?”

    周超的眼神黯了黯,低声道:“我还有些事情要解决,等事情结束,我肯定是要把无卿接回去的。”


    后来再见到凉生,是因为章汉哲的一通电话。

    他听到电话那头一向冷静的章汉哲用颤抖得几近失控的声音告诉他,凉生进了医院,至今还在昏迷。

    周超手一抖,紧握着的手枪蓦地砸在地上。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章汉哲正面色憔悴地背靠着墙站在手术室门口,他的手指上还沾着血迹。

    沉重地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直到手术室的门被打开,面色苍白的凉生被推了出来,转入普通病房。

    章汉哲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他,以及,凉生被砍断了手指的原因。

    周超额间青筋若隐若现,他握紧了拳头,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很想拿着枪把那个程家少爷给崩了。

    章汉哲静默了许久,忽然郑重地开口,“阿超,我想请求你一件事。”

    周超怔了怔,却又听到章汉哲坚定的声音:“请你把凉生交给我,我想保护他,我不会让他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你……”

    “阿超,我爱上凉生了。”

    周超恍惚地看着章汉哲,他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与凝重,一瞬间周超有些迷茫,他知道章汉哲是一个喜欢了便是一辈子的人,他铁定会对凉生好,他本该毫不犹豫地答应的,但他竟然迟疑了。

    “我……给我一点考虑的时间。”

    当天下午,周超带着盒饭来到凉生的病房,他打算告诉凉生他的身份,让他知道,他是周家的人,是他失散的弟弟。

    还没走到门口,他远远地看到了一个站在凉生病房门外的人影。

    是程家的那个三少爷,程天策。

    他捏紧了塑料袋,几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抵上墙,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咬牙切齿地压低声音道:“你来干什么?看他有没有残废?拜你哥所赐,他少了根手指!你们还不满意么!”

    程天策的眼睛似乎有些猩红,他似是在压抑着某种濒临爆发的情绪,却沉默着没有开口说话。

    “滚,我不希望看到程家的人在这儿。”周超的眼神很冷,冷得几乎可以化作冰冷的剑将程天策刺穿。

    他说完这句话便撒开了手,程天策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猩红的眸子看了一眼病房,到底还是转身走了。

    冷眼看着程天策的背影,他竟无端觉得他的背影很颓废,曾经总是笔直挺立的后背微微佝偻,竟似一个经历过绝望的老者。

    周超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给吓了一跳,随即否定了它。

    夜幕降临,他匆匆从训练场赶到医院,看到程天策站在凉生病房门口,他怒火中烧,上前的脚步却在看清他的脸时生生止住。

    他……竟然在流泪。

    那个总是高傲意气的程家三少爷,竟然也会哭。

    周超错愕地看着他,鬼使神差的,他放轻了脚步,离程天策近了些,程天策握着病房的门把,却迟迟不敢开门进去,只用那沙哑颤抖的声音不断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凉生……”

    周超冷硬的表情蓦地一松,他开口:“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去?为什么不让他亲耳听到你的对不起?”

    程天策身体一颤,这才注意到周超已经不知道站在自己身后多久了,他连忙侧开脸,试图把自己满脸的泪痕遮掩住,慌乱道:“不……不了……”

    周超失笑,这个程家三少爷还是那么骄傲,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哭,只是这种行为未免太过欲盖弥彰了些。
    随即他像是想起什么,神情恢复了冷漠。

    “程天策,如果你真的为了凉生好,放手吧。程家的势力凉生高攀不起,而且你那个哥哥,一直把凉生当作眼中钉,这样下去,受伤的只会是凉生。”

    程天策闻言先是一愣,嘴角牵起一抹苦涩痛楚的笑,“我知道。”

    “以后,我都不会来打扰他了。他……值得更幸福的生活。请一定要照顾好他。”

    “再见,周警官。”

    周超看着程天策朝自己微笑,然后决绝地离开,一步一步,像是从他们的世界中退场离开一般。

    周超莫名地有些难受,却不知道自己这种难受从何而来。

    很久很久之后,他才知道,这种难受,是因为他亲手将凉生和程天策推入深渊。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