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程天策×凉生】既见凉风来(元旦特别版番外)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


  “凉生……”

  “凉生?”

    隐隐约约听到熟悉低醇的声音在喊着自己的名字,凉生迷迷糊糊半睁开眼睛,程天策逆着清晨的微光,一张脸好看到不可思议。

    哦,是不是又到了每天早上的离开前的一吻了?

    凉生睡眼迷蒙地仰头在程天策脸颊上亲了一下,倒头就要接着睡,程天策一怔,柔软的唇瓣轻触过的余温尚在,他喉结微动,以往都要磨上好一阵子凉生才肯吻他一下,今天着实是让他意外。

    然而事实上,凉生实在是太困了,下意识地想早点打发他走人然后接着睡。

    程天策俯下身,在凉生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唇角勾着一抹柔和笑意。

    算了,就不叫凉生起来了,早饭么,可以等他醒了再做。

    凉生舒舒服服地一觉睡到了10点。

    清醒后的第一感觉就是觉得骨头仿佛快要散架了一样,凉生低声骂了一句禽兽,起身去盥洗室洗漱完毕后下了楼。

     目光无意中瞥见厨房里的那个身影,他一呆,“你怎么……没去公司?”

    程天策愣了一下,“今天周末。”

    见凉生一脸茫然,他调笑道:“你怎么睡傻了?”

    凉生瞪大了漂亮的双目,冷哼道:“还不是因为你昨天晚上……”像是想起什么,他连忙闭上了嘴,白皙的脸上悄然爬上一抹绯红。

    程天策慢慢靠近他,眼眸含笑,“昨天晚上?我怎么了?”

    凉生侧开头,别扭道:“我不想说了。”

    程天策笑了笑,没再逗他,转身把刚熬好的小米粥装了一碗放在餐桌上,桌上还摆着一些养胃的小菜,“不想说那就不说。过来吃饭,你最近胃不太好,喝点米粥。”

    凉生气呼呼地瞪了他一会儿,见程天策保持着把筷子递给他的姿势一动不动,到底是乖乖坐下了。

    喝了几口粥,凉生犹豫了一下,开口问:“我刚刚……是不是有点恃宠而骄了?”

    程天策不甚在意地笑了笑,“恃宠而骄了好,我乐意。”

    凉生只觉得心跳有那么一瞬间加速了,眼睛有些酸涩。程天策待他这般好,他当初却狠心地捅了他一刀……

    凉生握着筷子的手一紧,他低下头,不敢去看对面那人的表情,“对不起……那时候,我不是故意的。”

    程天策怔了怔,随即明白凉生是想起了那件事,他的眉眼蓦地黯淡下来,那时,他是有怨恨过他的,那一刀伤到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还伤了他的心。

    可那又如何?如今凉生留在了他身边,这已经是上天赠予他的最好的礼物。

    “别再想这些了,都过去了,把它给忘了吧。我们还有以后,还有大半辈子要一起走呢。”

    凉生抬头,不期然撞上一双饱含温柔的眸子,忽而无比庆幸,有生之年,能碰到一个这般爱护自己的人。

    吃完饭后,程天策说要带凉生出去散散心。

    这次程天策没有开车,而是选择乘坐公交车。路上凉生问过几次去哪儿,每次他都只是一笑而过。直到两人上了熟悉的5路公交,凉生才隐隐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地。

    果然,公交车停在一中门口时,程天策拉了他下车。

    “程天策,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怀念母校?

    “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种在学校花坛里的姜花。”

    “是,可是后来那几个花坛不是被拆了吗?”

    程天策没有再回答,牵着他的手穿过校区,停在了宿舍楼前。凉生讶异地看着曾经的花坛被拆掉的地方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又建了三个花坛,而且和当初的一模一样。

    凉生走近,花坛里面似乎种了三种花,中间是姜花,外面一圈种了两种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的花。

    程天策指着另外两种花给他看,道:“这两种花,一种叫桔梗花,另一种叫时钟花。”它们围成一圈成为了姜花的保护者。

    后来回去的时候,凉生去查了这两种花的花语。

    桔梗花的花语是,真诚不变的爱。

    而时钟花的花语则是,爱在你身边。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