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狄芳同人】暗香盈袖(三)

第三回:锦州迷案现,狄芳再重逢

  狄仁杰恍恍惚惚地醒来时,已是第二日清晨。

  他缓缓站起来,眼前一黑,身躯突然一晃,勉勉强强扶住石桌才能站稳。狄仁杰打了个喷嚏,吸了吸鼻子,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烫得惊人。

  原来是得了风寒。

  苦笑着摇头,狄仁杰将扇坠放在衣服里贴近自己心脏的位置,环视了玉树苑一圈,迈步离开。

  大殿内,此时地上跪着一排太监,他们个个浑身战栗,根本不敢抬头去看李治的脸色。

  听完了其中一个太监的禀告,李治霍地站起身,绕过龙案揪起那人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再说一遍?!”

  “回……回陛下……”他咽了口唾沫,支吾着说,“王……王公子,不、不见了……”

  “不见了?你们怎么办事的?!”

  “陛下饶命啊——”

  李治强行按下心中怒火,丢开手中的衣领,一甩袖,“狄仁杰呢?”

  “狄……狄大人他……”

  当此时,总管太监魏公公焦急的尖细嗓音响起:“狄大人,狄大人,您别硬闯啊,容奴婢通报一声也不迟啊!”

  李治目光落在龙案上摊开的奏折上,忽而灵光一闪,那双眼睛中似乎有暗芒一闪而过。

  他暗暗调整了一下情绪,故作悠闲地坐下,睨着闯进来的狄仁杰,道:“狄爱卿今天怎么有空来朕这儿了呢?”

  狄仁杰观察着李治的脸色,“陛下,元芳其实就在玉树苑对不对?”

  李治一愣,眼神闪了闪:“是。”

  “那他人呢?”

  “朕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许他是不想拖累你,才会选择离开吧,”李治苦涩一笑,“你是不知道,这三年里,元芳并不快乐。”

  狄仁杰忽然直身跪下,语气坚定不渝:“求陛下成全我和元芳!”

  李治脸色一变:“狄仁杰,你!”

  像是想起了什么,李治将桌面上的奏折扔到狄仁杰面前,“若你能在半月时间内破了此案,朕便答应你的要求。”

  狄仁杰低头一看,是锦州的一桩命案。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将奏折攥在手里,狄仁杰恭敬道:“我狄仁杰,一定会将这个案子破解,到时也请陛下遵守承诺。”

  “退下吧。”狄仁杰,到那时,你能活着回来再说吧……

  狄仁杰离开时,没有注意到李治冷冷勾起的嘴角。

  三天后,锦州。

  “冰糖葫芦诶,又大又甜的冰糖葫芦……”

  听到那叫卖声,王元芳停下了脚步。

  听到冰糖葫芦这样的字眼,他想起了梦瑶。曾经他们四个共同游历河山,如今梦瑶香消玉殒,婉青常伴青灯古佛,他与狄仁杰各自纷飞,这一切竟像梦境一样,那么不真实。

  前些日子常听李治讲起锦州的命案,出于好奇,他来到锦州,却见锦州表面上并无异样,仍是一派繁荣景象。

  在目的地前停下,王元芳仰头眯起双眼,那牌匾上书“常胜山庄”,笔迹豪迈,一气呵成,好似壮阔山河尽收眼底。

  王元芳迈步上前,才走了几步,察觉身后忽有凌厉剑气,一个侧身敏捷避开,那剑光却直逼命门,王元芳后仰避开,右手自腰间抽出佩剑,将剑气化开。

  “兄台住手!”

  王元芳动作一顿,见对方收回长剑,只得一言不发地收剑回鞘。

  也是此时停止打斗,王元芳才注意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三四十岁模样,虽人到中年却身材健硕,一看便知习武多年。

  “兄台年纪轻轻却习得一身好功夫,前途不可限量。”男人抱拳,“敢问兄台大名?”

  “在下余岁安。”王元芳抱拳回礼。

  “在下金成,是这常胜山庄的主人。”

  王元芳一愣。

  见王元芳怔住了,金成接着说道:“余公子看着眼生,是从外地来的?”

  “是,余某今日初到此地。”

  “怪不得。锦州本地的百姓可都不敢靠近常胜山庄半分。”

  “为什么?”

  “因为前不久,常胜山庄出了一桩命案,悬而未决,百姓自是恐慌。”

  王元芳心下了然,面上却做出一副讶异的表情:“命案?”

  “唉,这事不提也罢。”金成叹息,“这件事情对常胜山庄影响太大,着实令我烦恼。”

  王元芳张口,刚想说话,却见山庄内跑出来一名家丁,生生打断了他的话语:“庄主,小姐醒了!”

  金成面露喜色,忙对王元芳说道:“王公子可愿随我进去看看?”

  “恭敬不如从命。”

  随那家丁经过长廊,王元芳同金成来到了一处厢房前。

  “滚!你们都给我滚下去!”

  暴躁的女声突兀响起,随后是一群家仆狼狈地被赶了出来。王元芳一愣,不明所以地望向金成。

  金成轻叹道:“前些日子小女在比武招亲上同一男子一见钟情,不料那人竟是前来报仇的,小女容颜被其所毁,被情所伤,可恨那人竟绝情至此!”说到最后,金成已经咬牙切齿了。

  王元芳着实被震撼到了,他实在不敢想象,那人对金成是有多大的仇恨,才会用这种方式进行报复。

  “她……没什么大碍吧?”

  金成摇头。

  室内忽然安静下来,只有低低的啜泣声传入耳畔。

  “晋郎……晋郎……”

  金成推门而入,王元芳忙跟了进去。

  眼前的女子仰躺在床榻上,满面泪痕,白皙的脸颊上横贯着伤疤,狰狞可怖。

  “爹,你不要伤害晋郎,求你……”

  王元芳见状,沉默地退了出去。

  他忽而就想起了梦瑶。

  想起李婉青曾经说过的话,王元芳无声叹气,如若梦瑶知道她对婉青的爱并非一厢情愿,她是否能够得以瞑目……

  ========

  三石哥上线~⊙▽⊙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