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慕容白×慕容黑】慢(上篇)

  2016年了,对慕容公子还是念念不忘。

  一个自带随时黑化技能的慕容白。

  嘤嘤嘤写文过程很坎坷……

  慕容白带着满身伤痕回来时,一眼便看见了坐在池边的苌。苌第一次见到慕容白如此狼狈,微微怔了一下。

  “你怎么又出来了?”

  苌故作无辜地耸肩,“我再不出来,哪怕你死在了这儿也没人关心吧?”

  慕容白抿唇,沉默地走到池边,和苌并肩而坐。苌有些吃惊,却又随即邪气地勾起了嘴角:“你还是动摇了,对么?”

  慕容白依旧不说话,苌便开始耐不住性子了,“你还保护他们干什么?在他们眼里,你不过是一个工具,你看看你现在,遍体鳞伤,他们有谁来看过你?就连那个苏小美也……”

  “够了!”提起苏小美,慕容白猛地打断苌的话语,不耐地站起身,“你要是再说下去,我就把你打散!”

  苌挑眉,“把我打散?慕容白,你有这个能耐么?何况,你不过是个短命鬼!还能剩下多少时间等她呢?”

  在慕容白拔剑而出的那一刻,苌化作一缕黑烟,魅惑的声音回荡在石窟内,“你本该长生的,如果你愿意,从此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一起长生……”

  慕容白垂下了眼眸。

  被虎妖打伤的耻辱,村民的指责……一幕幕浮现眼前,慕容白攥紧了手中的剑柄,沉默不语。

  =====

  第二天,慕容白最终还是主动找上了苌。

  苌在听完慕容白的话之后,第一件事情便是兴致勃勃地给自己改名字。

  “唔,不如以后我跟你姓好了,你叫慕容白,我叫慕容苌,多好!”苌像个孩子一样,绕着慕容白飘来飘去。

  慕容白按住他,面色苍白,“你别转,我头晕。”

  慕容苌连忙紧张地乖乖停了下来,“怎么了?那个白虎把你打得这么严重?”

  慕容白看着他一脸的担忧,苦笑道:“现在也只有你会关心我。”

  慕容苌哼唧两声,“你知道就好!”

  “如果你不是心魔,或许你我能够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慕容苌两眼放光,刚想说些什么,慕容白便道:“但是世间根本没有如果。”

  慕容苌脸色沉了下来,看着慕容白冷哼了几声,“迟早有一天,你会是我的。”

  这话说得会让人误会的好吗……

  慕容白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抬起右手成拳放在唇前清了清嗓子,说道:“若无事,我先出去了。”

  “你又去找那只白虎啊?你身上不是还有伤嘛……”

  慕容白眯起双眼,淡然道:“白虎一日不除,镇民的安危就会受到一日威胁。”

  “你豁出性命都在守护他们,可真够伟大啊……”慕容苌有些吃味地咂咂嘴。

  慕容白没有回话,转身就走,慕容苌低呼一声“等等我”,连忙跟上他的脚步。

  来到镇中心,却见百姓四处逃散,有人踩到了跌倒在地上的人,一声声惨叫不绝于耳。慕容白心下一颤,蓦然听到了一声虎啸,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循着那声虎啸,飞身上前。

  “妖孽!还不住手?!”

  白虎见慕容白到来,松开了手中的村民,那村民几乎是立刻就落荒而逃。

  “你终于来了。”

  长剑出鞘的瞬间,白虎向慕容白发出攻击,锋利的虎爪见血封喉,直直朝慕容白袭去。慕容白侧身躲闪,以剑抵御。

  慕容苌看向白虎的目光多了几分凌厉。这就是那个伤了慕容白的虎妖么?

  慕容白的长剑朝白虎刺去,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白虎刻意放慢攻势,任慕容白吃力地同他对抗。

  “太慢了!太弱了!慕容白,你太弱了!”

  话音刚落,白虎猛地一掌袭向慕容白,慕容白措手不及,被白虎攻出的气流狠狠打落在地面,猛然呕出一口鲜血。

  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白虎便猛地扼住他的咽喉,慕容白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费尽气力地抬起手捶打着白虎的身体,却是徒劳。

  “到了现在,你还在做梦!”

  白虎将他摔在地上,慕容白只感到全身剧痛无比,艰难地翻身,目光触及躺在不远处的长剑,他的眼中仿佛又燃起了希望,尝试着伸手去够,却只差那么一点的距离。

  慕容白抬头,同跪坐在长剑旁的村民对视,目光中带着恳求与希望,那村民颤抖着手缓缓去触碰那把剑,却被突然接近的白虎吓得连滚带爬地逃开了。

  那一瞬间,慕容白的眼中仿佛失去了光彩,任凭白虎将脚踏在自己的身躯中,碾压着自己洁白的衣衫。

  “你还在等什么?”

  “天地不仁,当断则断……”

  “凭什么?凭什么要你守护着这一群愚蠢的村民?慕容白,何必呢?”

  慕容苌与白虎的话在脑海中交替,慕容白侧头,看着那些村民。他们眼看着他被踩在脚下,却没有一个人肯来搭救他……

  “慕容白怎么回事?”

  “慕容白今天怎么这么弱啊?”

  “他要是死了,我们怎么办?如果他死了,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们!”

  “……”

  慕容白绝望地笑了,麻木地收回视线。

  慕容苌尝试性地靠近慕容白,却见慕容白并没有激烈的反应,慕容苌心知时机已到,邪魅一笑,进入了慕容白的身体!

  慕容白的眸中绿光一闪而过,眼神突然间狠戾起来,一个飞旋挣开白虎,周身散发着阴沉的气息,白虎被慕容白突如其来的动作给震得连连后退了几步才勉强稳住身体。

  慕容白缓缓抬眸,眸中寒光乍现。发丝凌乱不堪,白衣沾染了鲜红的血迹和尘土,此刻的慕容白更像是浴血而归的魔鬼,令人心惊。

  “慕容白,他伤了你,不如让他死在你的剑下好了!”胸腔内,慕容苌笑得肆意,慕容白冷冷地看着白虎,手中凭空出现的长剑竟萦绕着几缕绿烟。

  白虎心惊,嘶吼着朝慕容白发出进攻,慕容白一挥长剑,几道凌厉剑气朝白虎袭去,竟生生将白虎打倒在地。

  白虎连忙爬起,目光落到不远处的一个孩子身上,突然间将那孩子抓住,禁锢在怀里,身体在不断地后退。

  “来啊!慕容白,有本事你来啊!”白虎知道,以慕容白的个性,是不会做出伤害孩子的事情的。

  哪知,慕容白疾步向白虎走去,眼中已经没有了最后一丝理智,距离白虎还有几步距离时,他一跃而起,一剑刺穿白虎的心脏。

  “呲啦——”

  利刃穿透肉体的声音响起,慕容白面无表情地将剑拔出,而那把剑,距离那个孩子只差一厘米的距离。

  白虎笑了,那似乎是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

  “这就对了,慕容白……”

  白虎轰然倒下。

  慕容白缓缓抽回长剑,抬眸望向四周,见村民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慕容白不禁发笑。

  自己现在这副模样,难道不是拜他们所赐吗?他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敛起笑容,慕容白提剑转身,周身散发出的冷冽气息震慑着村民们向两道散开,看着慕容白远去的背影,他们觉得,慕容白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

  八卦阵内,慕容白盘腿而坐,额上遍布着薄汗。胸腔忽然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慕容白猛地呕出一口血,血液自他口中喷涌而出,慕容苌阴沉着脸色,想要接近他,却无法进入八卦阵。

  回来之后,慕容白就将他从他的身体里逼了出来。甚至将他困在了阴阳池内。

  死死地攥紧了躺在身旁的长剑,慕容白抬起另一只手将嘴角的血迹拭去,目光恍惚地看着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心中无尽悲凉。

  他自幼在此习武,没有玩伴,没有快乐,他的童年,只是一个人在这里练剑,为的是什么?不过是护石牛镇一方平安。

  记忆恍惚飘向了自己七八岁的时候。

  那时妖邪作乱,小小年纪的他,尚未将降妖之术习得通透,却选择站在村民身前,与妖对抗着。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上,带着坚定与倔强。

  那时,他满身伤痕,却无人问津。

  想不到,保护着保护着,他竟护了他们十年。

  哪一次降妖回来,不是伤痕累累?

  那些口口声声敬重他的村民,哪一个有在他受伤的时候来看过他?

  慕容白自嘲地勾起嘴角,缓缓闭眼。

  看着一动不动的慕容白,慕容苌叹气:“慕容白,你为什么这么傻……”

  “守护这里,是我慕容白的使命。”

  “那么慕容白,守护你,便是我的使命。”

  慕容苌目光灼灼地看着慕容白,慕容白没有睁开双眼,只是寡淡地笑了一下。

  “但愿我的寿命够你守护。”他活不过二十五岁的,不是么?

  “慕容白,”慕容苌皱眉,“跟我一起长生。”

  “不必。”慕容白睁眼,眼神清冷如霜。

  取名无能了……
 
  白白快和黑黑长生啊!

  写这文的时候在单曲循环《痴情司》,真是虐狗了……

  安利一个白白视频《御龙吟》,这几天一直在循环着看,最后把我给看哭了😭真是喜欢自己找虐受……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