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狄芳同人】暗香盈袖(四)

第四回:恍惚故人来,狄芳再联手

  锦州衙门口,几乎整个衙门里的人员,上至县令,下至马夫,个个恭恭敬敬地站成两排,迎接即将到来的重客。

  于是当狄仁杰风尘仆仆地翻身下马时,县令叶大人呆了。

  “狄……狄大人……您,您怎么……”

  “你就是锦州的县令吧?”见眼前这个中年男人身着墨绿色官服,狄仁杰确信了他就是锦州本地的父母官。

  “是,下官就是。”

  “那县令大人可知道,锦州发生了些什么?”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叶大人长吁一口气,“其实几年前的锦州一直没有命案发生,只是前些日子不知道怎么了,常胜山庄内接二连三有人莫名暴毙,最后甚至……”叶大人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甚至什么?”

  “甚至百姓都开始说,这是冤魂索命。”

  狄仁杰嗤笑,“世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牛鬼蛇神,冤魂索命都是人为的。”

  “是是是……狄大人鞍马劳顿,要不先到堂内休息片刻?”

  “不必了,我先四处看看。”

  =====

  大街上。

  冤魂索命?有意思……

  狄仁杰摩挲着耳朵,环望四周,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

  王元芳绝对想不到会在街上碰到正漫无目的地游走着的狄仁杰。几乎是下意识地躲闪,却忽然想起自己脸上还覆着一层人皮面具,拔腿的动作停滞了下来。

  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狄仁杰与自己擦肩而过……

  心头还是有些泛疼。

  原本以为他们此生再难相见,却不曾想到冥冥之中,老天爷都在指引着他们的重逢。

  正暗自怅然的王元芳,看着突然停下来的狄仁杰,心下一颤,连忙转身隐没于人群之中。

  于是等狄仁杰疑惑地转过身时,身后只有不断涌动的人群。

  奇怪,他刚刚明明闻到了一股竹兰香,那股专属于元芳的竹兰香……是错觉么?

  自嘲地勾起了嘴角,狄仁杰啊狄仁杰,你想元芳想疯了吧?他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苦笑着摇摇头,狄仁杰转身离开。

  看着那道远去的背影,王元芳一声叹息。

  难道他真的注定逃不开么?

  =====

  回到客栈已是黄昏。

  狄仁杰疲惫地倒在榻上,触及一片空荡的床板,他轻轻勾起嘴角,像是苦笑。

  “元芳啊……”

  厢房一片寂静,无人应答。

  “元芳啊,我们说好的……说好的一起游历山河,你怎么……怎么就舍得我一个人……”

  “王公子,你回来吧……”

  “回来吧……求求你……”

  泪水沿着眼角落入鬓间,狄仁杰眨了眨眼,眼睛无比酸涩。

  第二日。

  随着叶县令来到常胜山庄,狄仁杰一夜没有睡好,叶县令虽然讶异却也不敢多问。

  王元芳沉默地站在角落,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奈何金成一副“汝乃吾知己也”的表情将他拉至身旁,热情地朝狄仁杰和叶县令介绍:“叶县令,狄大人,这位小兄弟是本庄主昨日结识的,虽年纪轻轻却气宇不凡,不知可否让他帮忙调查此案?”

  王元芳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对二人抱拳:“在下余岁安,无意打扰二位大人……”其实帮我省了不少事。

  狄仁杰蹙眉,目光落在眼前这个男子身上,男子低眉顺目,令狄仁杰有一种想要回以“在下狄仁杰”的冲动。

  王元芳抬头,意外与狄仁杰目光相撞,连忙侧开头,抿了抿唇。

  狄仁杰,你可知,岁安岁安,我希望你往后的岁月,能够平安喜乐,岁岁平安……

  狄仁杰眼神闪了闪,“余公子不必多礼。若余公子愿意,可与我一同调查此案。”

  王元芳浅浅勾唇,像是自嘲。嘲什么?自然是嘲讽有朝一日,狄仁杰居然以如此陌生的口吻同自己说话。

  “是。”

  狄仁杰收回目光,轻咳一声,“金庄主,来山庄之前我就听叶县令说过,庄内接二连三有人暴毙,不知尸体现在所在何处?”

  “哦,狄大人随我来。”

  狄仁杰点头,突然转头,吓了王元芳一跳,“不知余公子是否会验尸?”

  “……略知一二。”

  “那一会儿劳烦余公子了。”

  王元芳深吸一口气,微笑着颔首。

  =========

  又看了一遍原剧,被狄芳各种eye fuck萌得不要不要的……于是迫不及待地让他俩见面啦😄~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