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狄芳同人】暗香盈袖(五)

第五回:元芳露破绽,怀英终疑心

  跟着狄仁杰他们来到停放尸体的地方,见狄仁杰往前走,王元芳连忙拦住他,“等等。”

  “怎么了?”

  王元芳皱了一下鼻子,道:“尸体的腐烂味中,似乎夹杂着其他味道。我担心是有毒物质,小心为妙。”

  狄仁杰点头,“多谢余公子提醒。”

  王元芳淡笑不语,右手捂住口鼻,朝着尸体走去。

  蹲下身子仔细检查,左手触摸到其中一具尸体的脖颈,再看了一会儿尸斑,一具具检查过去,王元芳站起身,淡道:“死者脖颈处有一根细针,针中含有剧毒,银针直接刺入穴道,致其死亡。”

  狄仁杰蹙眉,习惯性地摩挲着耳廓,嘴里在不断嘟囔着什么。

  “元芳……”

  王元芳下意识抬头看向狄仁杰,却猛地想起已经今非昔比了,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把头扭向一旁。

  此番动作尽数落在狄仁杰眼中。狄仁杰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朝那些尸体努了努嘴,“那余公子,这些人可都是同一个死因?”

  “嗯。”

  “叶县令,我说什么来着?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妖魔鬼怪。”

  叶县令面露疑色,“那么究竟是何人将他们杀害的呢?”

  “叶县令,麻烦你先将这些死者的户籍资料整理给我。”

  “是。”

  狄仁杰一拍手掌,乐呵呵地说:“好了,今天就调查到这里吧!剩下的明天再说好了!”

  王元芳皱眉,这才调查了还不到半柱香时辰……

  叶县令和金成也僵了脸色。不是吧……这样就……走人了?

  “余公子,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同狄某小酌一杯?”

  王元芳迟疑了一下,看着狄仁杰的眼神,似乎他拒绝了就会引起他的怀疑……

  王元芳沉思半晌,终究还是答应了。

  同狄仁杰来到酒楼,王元芳踌躇了一下,扯了扯狄仁杰的衣袖,“狄大人……”

  “叫我狄兄就好,何必那么生分。”狄仁杰眨眨眼睛,打断他的话。

  “……狄兄,”王元芳避开他的视线,“明日还要查案,还是少喝些罢。”

  “好,就听余兄的。”

  王元芳扯扯嘴角,干笑了几声,率先往酒楼里走。

  狄仁杰敛了笑容,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的背影,长吁一声。

  来到一间包厢坐下,王元芳紧张地看着对面的狄仁杰,生怕被看出什么端倪,见狄仁杰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连忙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眼睛。

  “余兄来到锦州,不应该只是路过这么简单吧?”

  王元芳迟疑了一下,“我听说锦州出了命案,就来到此处碰碰运气,”笑了笑,“想不到真的有机会参与调查。”

  狄仁杰点头,“原来如此。说起来,余兄和我一个故人一样,都喜欢揪住一个案子不放。”

  王元芳呼吸一滞,见狄仁杰一本正经,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他的内心有些乱,眨了眨眼睛,“是么……”

  狄仁杰但笑不语。

  过了一会儿,两壶酒被端了上来。

  狄仁杰笑着将其中一壶放到王元芳面前,一只手拿起另一壶酒就往嘴巴里灌,突如其来的火辣呛得狄仁杰咳嗽起来,忍不住抱怨:“这酒太烈了……咳咳……”

  王元芳觉得好笑,“谁让你把酒当茶来喝了。”

  狄仁杰撇嘴表示不服,“余兄这意思,是不是要和狄某比试比试酒量啊?”

  王元芳挑眉:“我可没这么说。”

  说完拿起倒扣在桌面上的杯子,将酒倒了进去,在唇边抿了一口,“现在就你我二人,总要有一个人是清醒着的。”

  “关于这件案子,狄兄有什么看法?”

  “……”狄仁杰呆了一下,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你也说了,死者的死因是银针上的毒进入了穴道,能够这么准确地将一根细针刺入穴位上,而死者也没有挣扎迹象,有可能当时死者属于非清醒状态。”

  王元芳听罢,蹙起了眉头,道:“可是我检查过了,死者生前并没有被迷昏的迹象。”

  “也许是趁他们睡着的时候下的手呢?哎呀别说这个了,说得我头疼死了……”

  王元芳无奈地笑道:“行行行,不说就是了。”

  看着狄仁杰一个劲儿喝酒,王元芳有些担忧:“狄兄,别喝了,一会儿该回去了。”

  狄仁杰许是醉糊涂了,眯着醉眼,突然整个人软软地倒在桌上,嘴里不断喃喃着:“元芳……我的……元芳……”

  王元芳觉得眼睛有些酸涩,他喑哑着声音,摇了摇着狄仁杰的肩膀,“狄仁杰,你醒醒……”

  “不要,我要去找我的元芳……”

  狄仁杰闭着眼睛像是撒娇一样的呓语深深刺痛了王元芳的心。他眼眶微红,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你的元芳不会回来了……”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