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狄芳】此情怎长久(黑化慎入)

  ========

  说好的芳儿黑化梗。
  好吧其实不算黑化,只能说是双重人格。就是平常芳鹅不知道自己有第二人格,然后一受刺激第二人格就会突然跑出来的那种。
  病态傲娇的芳鹅怎么辣么魅惑我QAQ。
  绝对OOC,以及按照剧情需要,大黑是实体鬼魂。
  篡改了历史的我有点虚。

  ========

  【楔子】

  滔天大火中,看着那渐渐被火焰湮没的面容,王元芳淡淡地笑了,舒展开来的眼角眉梢中似乎带着一丝孩子般的满足。

  得不到的,就要亲手毁掉。

  所以,狄仁杰,不要怪我。

  唐高宗当政的第十三年,狄知逊之子狄仁杰葬身火海。

  王元芳得知,只是微微眯起了眸,冷眼看着在棺木前痛哭流涕的一众人,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浅薄地勾起了嘴角。

  夜深人静。

  此时,狄仁杰的棺椁已经下葬,王元芳侧卧在床榻上,寂静的厢房内忽然响起狄仁杰的声音。

  “元芳……”

  王元芳猛然睁开双目。

  “元芳,你还是不懂得好好照顾你自己。”

  王元芳的一双琉璃目中似乎有冷光一闪而过,他缓缓从床上坐起身,目光环望四周一圈,在临近窗边的地方看到了那一抹暗影。

  狄仁杰见他终于看到了自己,却是一脸的警惕,忍不住微微摇头,苦笑道:“元芳,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真正的你。”

  “是么……”王元芳冷笑,“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看懂我。”

  “元芳,你这样的性格和脾气,叫我怎么舍得离你而去?除了我,没有人会受得了你的……偏执。”

  其实王元芳的性格何止是偏执,一个人如果在他眼里只是陌路人,他不会去在意他的一举一动。但如若是他在乎的人,即便是毁灭,也容不得一丝丝的背叛。

  这是一种近乎扭曲的占有欲。

  思及此,狄仁杰向王元芳走近了几分,伸出自己的手轻抚上王元芳的脸颊。

  王元芳看着,忽然就笑了。

  这种浅笑,恍若初见。

  “狄仁杰,以后,你就完全属于我了。”

  狄仁杰也笑了起来,一如既往的宠溺。

  “好。”

  【壹】

  “元芳,元芳。”

  睡梦中的王元芳在听到狄仁杰的呼喊后蹙起了眉头,似乎想要再睡一会儿,然狄仁杰的声音在耳边絮絮不断,微微有些恼火地睁开了眼睛。

  王元芳的眸中尚带着初醒的惺忪懵懂,待看清狄仁杰距离自己只有一指宽的时候,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你……靠那么近干嘛?”

  “该起床了哦。”

  王元芳点头,有些疑惑狄仁杰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却还是乖乖地起了床,这才注意到厢房内的卷帘几乎全都放了下来,门窗也关的严严实实的,没有一丝阳光可以照进来。

  “你把这里弄成这样干什么……”

  王元芳说着就要去把帘子拉起来,狄仁杰面色一白,连忙将他拦住,却见王元芳疑惑地望着自己,狄仁杰蹙眉,问道:“元芳,你还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王元芳蹙眉,“不就是去了酒坊查案么,问这个干什么?”

  狄仁杰浑身一颤。

  这是两天前发生的事情。昨天……是元芳亲手结束了他的性命。

  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芳,我已经死了。”

  王元芳一愣,随即嗤笑出声,“开什么玩笑,谁死也轮不上你狄神探啊,再说了,又有谁能把你给杀了?”

  狄仁杰缄默,忽然不知道给如何同王元芳讲。同时有有满腹疑惑难解,他不明白,怎得一夜之间,元芳就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情了?

  王元芳只当狄仁杰的沉默是因为恶作剧没有达到效果,好笑地戳了戳狄仁杰的脑门儿,“下次不许再开这样的玩笑了。”

  声音,竟是那般熟悉的温柔。

  想起昨夜对自己百般戒备的王元芳,狄仁杰忽然有些怀疑面前这个究竟是不是元芳了。

  王元芳洗漱完毕,将衣服换好,回头便看到狄仁杰垂眸沉思的样子。

  “狄仁杰,你应该也没吃饭吧?走吧。”

  狄仁杰一听,连忙摇手,“我……我不出去了,刚刚吃过了。”

  王元芳挑眉,“好吧。那我自己出去了。”

  狄仁杰看着王元芳离开的背影,咬唇。

  【贰】

  王元芳将房门关上,转身,看着满庭院的白幔,一愣,再看看经过的仆人也是身着白色丧服,他是彻底地怔住了。

  “元芳,我已经死了。”

  王元芳的心脏猛地一缩,连忙抓住一个丫鬟,声音在止不住地颤抖,“我问你……谁死了?”

  那丫鬟显然被吓了一跳,明明昨天王公子也在场,怎么会不知道死的是谁?

  “是……少爷……”

  王元芳不可置信地瞠大了双眸,随即像想起什么似的,笑着喃喃道:“你们……你们肯定也是和狄仁杰一起吓唬我对不对?你们这个玩笑开的太过分了……”

  丫鬟同情地摇摇头,王公子一定是受不了这个打击疯掉了吧……

  这样想着,丫鬟带着王元芳来到前堂,看着摆放在案上的灵位,缓缓道:“王公子,奴婢知道你很难过,可,这是事实。”

  看着灵牌上那清晰的狄仁杰三字,王元芳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就连意识开始模糊了,腥甜涌上喉间,王元芳捂着脑袋,阵阵剧痛刺激着他的大脑,身体里仿佛有声音在叫嚣。

  王元芳蓦地低吼出声:“你闭嘴!”

  丫鬟被吓得一个哆嗦,怯怯地看了一脸阴沉的王元芳一眼,踉跄着跑开了。

  王元芳的厢房内,狄仁杰正绞尽脑汁地想着事情,木门忽然被人粗暴地踹开,寸缕阳光照进房间,狄仁杰吓得立刻躲到了一旁的阳光找不到的地方。

  他可不想魂飞魄散!

  抬头,却见王元芳阴沉沉地看着自己,直把狄仁杰看得心里发毛,讪笑开口:“元芳你怎么了?”

  “狄仁杰,你答应过我,你以后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狄仁杰心惊。怎么元芳出去了一会儿又变成这样了?

  “我……我是答应过你……”

  “那好,你把那些丫鬟都赶出去,我不希望她们整天在你的牌位前面走来走去,我不希望她们的味道留在你的牌位上。”

  狄仁杰一怔,想不到王元芳会提这么个要求,这个原因也未免太……荒谬了吧?

  王元芳忽然笑了,笑罢温柔地看着狄仁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么?”

  狄仁杰浑身一颤,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很可怕的可能,“为,为什么?”

  “因为只有你死了,才能完全属于我。”

  狄仁杰震惊地看着他,眸中满是惶恐。

  他忽然觉得这样的元芳很陌生。

  王元芳仿佛知道狄仁杰的想法,面容上的温柔忽然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阴霾。

  “你怕我?”

  狄仁杰不知道该如何作答,薄唇轻轻蠕动了几下,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王元芳上前一步,死死抓住狄仁杰的双臂,情绪激动道:“谁都可以怕我,唯独你不可以!”

  狄仁杰被王元芳抓得双臂有些变形,他怔怔地看着眼前濒临疯狂的人,终于确定了心中一直不敢相信的结论。

  元芳他其实有两种人格,平常是一种人格,可是如果一旦受到刺激,体内的另一重人格就会出来保护他。

  所以他才会这般阴晴不定,常常记不清曾经做过的事情。

  而通常情况下,这是一种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叁】

  狄仁杰的心凉了大半截。

  这样的元芳,如何让他放下心来去转世投胎?

  “元芳,你先冷静下来。”

  王元芳死死瞪着他,一双眸中赤红。

  “你是我的。”

  “好好好,我是你的……”狄仁杰只得先安抚着他的情绪。

  渐渐的,王元芳冷静下来,却因为太过疲累,居然趴在桌上睡着了。可即便是熟睡之中,他仍喃喃着:“你是我的……”

  狄仁杰叹息,从屏风上取下一件外衫披在王元芳身上。他知道,大概这一觉醒来,那一重人格又会被压制下去。

  狄仁杰坐在王元芳身边,眷恋地看着他的睡颜,那么安静,那么美好。

  当初王元芳放那把火的时候,其实狄仁杰是清醒的。
  他心甘情愿地被王元芳亲手害死。

  “元芳,你真是个傻瓜。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我一直只属于你啊。”

  狄仁杰知道,如果他不离开,王元芳只会永远这样患得患失下去,最后甚至有可能精神失常。

  他不舍得。

  狄仁杰苦涩地笑着,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此时正是正午时分,是阳光最强盛的时刻。

  倘若照在鬼魂身上,只有一个下场。

  灰飞烟灭。

  元芳,如果我侥幸还有来生,一定会先让你爱上我。

  这般想着,狄仁杰的脸上露出了痞子一般的笑容。

  狄仁杰缓缓走向打开的门口,明媚的阳光渐渐将他埋没,他最后回头深深地看了王元芳一眼,满足的笑了。

  直至身体被阳光完全湮没,没有留下一丝尘土。

  走廊旁栽种的梧桐树正茂盛,白色的梧桐花瓣落在门前,无声无息。

  【尾声】

  长安的这场大雨来得很突然。

  王元芳站在长廊内,抬头看着飘渺的烟雨,忽然就咳嗽了起来。

  曾经总是骄傲地挺直的背有些佝偻,一身白衣穿在身上松松垮垮,又有谁能够把眼前这个王元芳同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京城四少之首联想在一起。

  “你看到了吗……”

  一旁的侍童一怔,不明所以,“看到什么?”

  王元芳淡笑着摇头。

  “再也看不到了。”

  唐高宗当政的第十七年,当朝国舅王元芳病殁,享年三十二岁。

  ——END——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