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狄芳同人】暗香盈袖(七)

第七回:狄芳笑谈轶事,李治暗下杀手

  此时,皇宫。
  “陛下,如若不出意外,今天应该正是王公子毒发的日子。”太医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他实在不敢抬头去看李治的脸色。
  李治面色阴沉地走到太医跟前,“现在元芳不在朕身边,毒发之时根本没有人会知道!”
  “微臣……微臣当初就劝过陛下不要给王公子下这种毒,可是陛下您当时……”太医说到这儿就不敢再说下去了。
  三年前李治将王元芳救下,为了让王元芳留在宫中,他命太医配制了一种毒药,混在王元芳每日的膳食里。
  这毒每月会在固定时间内发作,如若没有解药将会痛不欲生。而李治每次都会在那段时间里在王元芳的饭菜里放解药,几乎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
  可现在……王元芳不知所踪,没有了解药,该是在遭受着怎样的痛楚?
  李治气怒地将龙案上的东西全都抚落在地,恶狠狠地指着站在身边的魏公公,道:“传令下去,一定要把元芳给朕找回来,否则,朕将他们统统斩首!”
  魏公公浑身一颤,连连应声。
  待宫殿内的人都被清退,一个黑衣男子形如鬼魅般出现在李治身后,清冷的声音却骇得李治愕然回头。
  “这样就生气了么,皇帝陛下。”
  李治看着眼前这个戴着赤面鬼面具的男人,心里无端地恼火,便将怒火尽数撒在他身上:“你看看你出的好主意!现在元芳不见了踪影,你倒是说说,朕该如何?!”
  面具后传来一声冷笑,“是你自己下手不够狠,如果换作是我,我一定会不择手段地把自己喜欢的人留在身边,纵使是废了他的双腿,也不足惜。”
  “不行!朕不舍得这样对他!也绝不允许有人伤他一根汗毛!”
  “那你是不知道了,王元芳此时,和狄仁杰一起在锦州查案。”
  李治恨恨地瞪着他,“既然如此,朕立刻便派人去把元芳接回来。”
  “天真。”黑衣男子冷嗤,“他既然选择远走锦州,就绝对不会回来的,我想,王元芳的性格,你很清楚。”
  黑衣男子漫不经心地轻抚着龙案上雕刻细致的纹理,“我可以让王元芳心甘情愿地回到你身边,不过,我要一样东西作为交换条件。”
  “什么东西?”
  黑衣男子一字一句地道:“我要……狄仁杰的命!”
  李治同黑衣男子对视,在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中,李治看见了他毫不掩饰的痛恨和疯狂。
  “怎么样皇帝陛下,一条命,换你和王元芳永世不分离,对于而言,难道不是很值得么?”
  李治悄然握紧了拳头。
  沉默半晌,方开口。
  “好,朕答应你。”
  此时的李治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踏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
  在锦州,花灯节的夜晚热闹非凡,河边星星点点,河面上飘着各式各样的河灯,王元芳沉默地坐在亭中,清澈的目光落在河面上,竟叫人难以窥探其心中所思所想。
  “元芳。”狄仁杰笑嘻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怎么这么主动地找我了?”
  王元芳浅笑着摇头,目光落在狄仁杰手中的河灯时不禁柔和了几分,在月色的照映下,更显俊美。
  “你还记不记得那一年,你,我,梦瑶,婉青,还有二宝,我们五个人在盛泽镇上看过的花灯与美景?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那样的日子实属珍贵。”
  “怎么不记得?”狄仁杰也笑了起来,“那个时候我开玩笑说梦瑶做的那个河灯太丑,你还因此和我置了好久的气。”
  眼前仿佛又出现了白衣少年与紫衣少年嬉笑追逐的场景,明明好像还近在眼前,却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
  “狄仁杰,”王元芳倚身靠在廊柱上,微微垂下眸子,“如果可以,我希望,下一个花灯节,还能和你一起度过。”
  狄仁杰没有留意王元芳话里的深意,只轻轻牵起王元芳的手,紧紧握紧,“当然可以了,不仅下一个花灯节,下辈子的花灯节我也要了。”
  王元芳不再言语,闭上双眼,静静感受着夜风中的昙花幽香。
  狄仁杰没有打扰他,只希望,这一刻的美好,能够永远定格。
  亭中少年的深情凝望,仿佛与嘈杂的世界隔绝,这一刻的静好,在他心里,已是世间最美的风景。
  “嘭——”天空上绽开了缤纷绚丽的烟花,狄仁杰忍不住轻声唤了一声“元芳”,王元芳睁眼,一个轻轻的吻便落在了唇边。
  王元芳面色有些泛红,将黏在自己身上的狄仁杰轻轻推开,低声道:“这么多人呢……你别这样……”
  狄仁杰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喃喃道:“原来元芳是喜欢在人少的地方做这事啊,明白了!”
  “狄仁杰!你别曲解我的意思!”双眼偷偷往四周看了看,见似乎已经有些人看了过来,王元芳红着脸站起身,拿过河灯就往外走。
  狄仁杰在原地笑了好一会儿才跟上去。
  “元芳,你有什么愿望想要许下吗?”
  王元芳想了想,摇头,说:“我好像……没有什么特别想得到的。”
  狄仁杰委屈地撇嘴,道:“难道你不想要得到我吗芳儿?”
  王元芳白了他一眼,“瞧你这德性!”

========
对于一个一个月挤不出一篇文章的初三狗来说,我这个月简直高产。。。。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