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狄芳】【现代】良辰好景不如你(上)

  ========

  之前原本已经快写完了不小心手滑给清了QAQ,重新写好肉疼TAT。

  狄芳二人简直黏黏糊糊难舍难分233。

  写到酸菜鱼的时候想起了港式煲汤😂。

  ========

  【上篇】




  清晨熹微,因着生物钟的影响,狄仁杰从睡梦中醒来。

  尚有些迷离的眸光落在静静躺在身旁的王元芳身上,狄仁杰忍不住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喟叹。

  起身进入盥洗室简单梳洗了一番,狄仁杰恋恋不舍地凝望了王元芳好一会儿才跛着拖鞋出去。

  而此时熟睡中的王元芳正做着一个梦。

  “元芳,我打你你怎么都不躲啊?”

  梦里,女孩笑着揽着他的胳膊,一双明眸笑起来像弯弯的月亮一般漂亮。

  “因为你是我的漫漫啊。”

  梦境里不知道流逝了多少岁月,王元芳看到了狄仁杰带着痞气的笑容,他在阳光下朝着自己展开了双臂。

  王元芳眉心一动,刚想走到他面前,身后陡然传来女孩低低的哭泣声,王元芳的动作硬生生顿住了。

  “元芳,你骗我……你明明说过你只喜欢我的!”

  “漫漫……”

  狄仁杰失落的表情和女孩绝望的面容不断在梦境中交替,王元芳嗫嚅着,眼睁睁看着狄仁杰一步步后退,身影渐渐消失,王元芳猛然从睡梦中惊醒。

  光洁的额上染上了些许薄汗,王元芳茫然四顾,却不见狄仁杰的身影,心头顿时慌乱起来,掀开薄被下得床来。

  “狄仁杰!”

  狄仁杰听到王元芳略显慌乱地喊着自己的名字,以为出了什么事,忙将手上的瓷盘放下跑到房里。

  “怎么了怎么了?”

  打开房门便看见王元芳光着脚站在床边,狄仁杰蹙眉,轻声道:“快把拖鞋穿上,着凉了怎么办……”

  见狄仁杰稳稳当当地站在门口,王元芳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抿唇笑道:“我知道了。”

  狄仁杰无奈地摇头,笑道:“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走啦,吃早饭去。”

  “早饭?你做的?”

  狄仁杰无辜地耸了耸肩,摊手道:“昨晚累着你了,想让你多睡一会儿,我照你平时做饭的那样给你弄了一顿早餐。”

  王元芳听闻,白皙的脸上染上了一抹可疑的红晕,却又忍不住反驳道:“我才没有很累……”

  “哦——”狄仁杰意味深长地拖长了尾音,似笑非笑地挑着眉,“是,我的芳儿最厉害了。”

  “你……”王元芳瞪他,绯红却已经悄悄爬上了耳根子,见狄仁杰依旧一脸暧昧,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王元芳不再搭理他,自顾自地穿好衣服走了出去,任狄仁杰缠在身边“喂喂喂”个不停。

  被媳妇给无视了的狄神探表示心好累。

  “元芳,我给你做了一顿早饭,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王元芳瞥了狄仁杰一眼,本不欲搭理,抬腿往厨房走去,举眸的那一刻,眼角狠狠一抽。

  刚刚是被打劫了么……

  看着满厨房零落的厨具和被五马分尸的各类蔬果,以及四处残留着的鸡蛋蛋清,王元芳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

  饶是他从小便听父亲的话素来有教养,此时的王元芳到底是忍不住低咒了一声,咬牙切齿道:“我是应该好好谢谢你……谢谢你把我家厨房给炸了!”

  “嗯,那啵一个当作回报吧!”

  王元芳:“……”

  颊边忽然被柔软的物体蹭了蹭,王元芳愣了一下,有些僵硬地侧头看着此时笑得如同偷了腥的猫一样的狄仁杰。

  缓慢地抬手轻轻抚摸着那块地方,脸颊却止不住地发烫起来。王元芳别扭地将狄仁杰一推,支吾着:“我……我们还是去吃饭吧……”

  知道王元芳脸皮薄经不起调戏,狄仁杰见好就收,笑嘻嘻地牵着王元芳的手将他带到餐桌前。

  桌上摆着一盘煎蛋和一盘水果沙拉,还有一杯温热的牛奶。

  看上去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将一小块煎蛋送入唇齿间,王元芳沉默了。

  果然只是看上去不错QAQ。

  但是……这怎么都是单份的?

  王元芳不解,挑眉看向狄仁杰,却见他咧开嘴笑了笑,道:“光是弄这一份,可费了我不少精力呢。我自己待会上班了随便解决一下就好了……”

  王元芳的脸色莫名有些严肃,“不行,早餐怎么能随便应付?你不是前几天还在唠叨说你最近胃疼得厉害?”

  说完,他起身往厨房走去,一边走一边将袖子挽起来。

  “诶,元芳,不用了……”

  王元芳像是没听到狄仁杰的话,自顾自地收拾起了厨房内的一片狼藉。将厨房打扫干净后,王元芳从冰箱里拿出了几个鸡蛋,动作娴熟地搅拌着蛋汁,神情专注。

  狄仁杰隔着厨房的玻璃门凝望着王元芳的侧颜,竟看得有些痴了,忍不住抬手隔空描摹着王元芳的侧脸轮廓。

  看着王元芳熟稔如行云流水的动作,狄仁杰勾起唇角,他的芳儿果然好贤惠呢。

  厨房里,王元芳将鸡蛋倒入平底锅内,看着这里过分熟悉的装潢,忽然又想起了今天的那个梦。

  王元芳显然有些心不在焉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直到自己的腰被人猛然环住王元芳才回过神来,出于本能,他几乎是在电光火石间使出一个利落的过肩摔将身后的人按倒在地。

  狄仁杰吃痛,龇牙道:“元芳,是我!”

  王元芳眸中的凌厉在看清他面容霎时变得清明,有些无奈地看着狄仁杰的脸。

  “狄仁杰……你下次能不搞突袭么?”

  狄仁杰委屈地撇着嘴,他只是想吃吃媳妇的豆腐而已嘛……

  当然,这句话狄仁杰是不会当着王元芳的面说出来的。

  扶着自己快要散架的身体站起来,狄仁杰耍赖似的把一双手环着王元芳的腰部,故作无辜道:“我刚刚就只是想像这样抱抱你而已啊。”

  “……”

  “别生气啊芳儿。”

  “……”

  “你怎么比母老虎还难哄啊……”

  “……”

  “……芳儿。”

  “你到底想怎样?”实在被狄仁杰吵得有些烦乱,王元芳从狄仁杰怀里挣了出来。

  “蛋,焦了。”

  王元芳脸色一黑,忙将燃气灶关掉,把平底锅内已经黑糊糊一块的焦蛋倒入垃圾桶。

  狄仁杰在身后笑得乐不可支。

  将狄仁杰从厨房里赶出去,王元芳虽然心中微微气恼,但还是重新做了一份早餐。

  没好气地把瓷盘子放在狄仁杰面前,王元芳抬头看了一眼挂钟,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狄仁杰,我今天还有案子要解决,可能晚上回来得晚。”

  狄仁杰咬了一口三明治,道:“什么案子?”

  “有个贩毒在逃的逃犯劫持了一个待产孕妇,今天是家属去送赎金的日子,我想他可能是想拿着这些钱逃到国外。”

  “小心点。”

  “嗯,我会尽量早点回来。”

  狄仁杰笑着握住了王元芳的手。

  “今晚我想吃你做的酸菜鱼。”

  “好。”

  回到房间稍微收拾了一下,王元芳便出了门。狄仁杰看着王元芳走远后,忽然没了胃口,怔怔地坐在位子上发呆。

  直至到了上班的时间狄仁杰才有所动作。

  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一整个下午,狄仁杰终于还是坐不住了,拿起手机拨打王元芳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温柔的女声自听筒里传来,狄仁杰烦乱地将手机挂掉放到口袋里,挠了挠头,拎起外套就往外走。

  “诶,狄仁杰,你去哪啊……”

  同事错愕地看着狄仁杰的背影,直至他的身影消失不见,才反应过来。

  “他今天怎么回事……”

  医院内。

  王元芳站在手术室外,目光微微有些涣散地盯着一直红着的手术灯,曾经总是白白净净的双手上还染着血。

  “元芳……”褚尚元蹙眉,抬手轻轻搭在王元芳的肩膀上,“别担心了,施漫一定会没事的。”

  “尚元……”王元芳的声音有些喑哑,“你……通知施伯母了吗?”

  “之前就通知了,”褚尚元无奈地叹气,“不过元芳,施漫怎么突然间回来了?她不是出国了么?而且怎么一回来就……”

  剩下的话语褚尚元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看到许子航正搀着施漫的母亲急匆匆地朝手术室这里走来。

  施母看见了王元芳,竟一时气愤地挣开了许子航的搀扶,上前就一巴掌狠狠扇到了王元芳的脸上。

  “元芳!”褚尚元脸色大变,连忙上前护在王元芳身前。

  “伯母!你这是干什么?!”许子航也变了脸色,制止了欲扇王元芳第二个巴掌的施母。

  王元芳沉默地承受了这一巴掌,其实以施母的力道对他来说并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可是此时,他却感到难受与苦涩。

  “你们知不知道,漫漫回国前,还打电话笑着告诉我,她马上就要回国了,她还说要给元芳一个惊喜……”

  施母泣不成声地痛哭着,“那时我就知道,漫漫对元芳,根本就是放不下……你知道吗,自从和元芳分手后,漫漫再也没有像那天那样开心过……”

  许子航苦笑着接话道,“为了能够早点回来,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订了最快的航班,可是那天,不过是我去买水的功夫,漫漫就被人盯上了。”

  “由于这次的案子是由你手下人负责,你甚至连人质是谁都不知道,是吧?”

  王元芳沉重地点了点头,由于这次的案子并不算麻烦,他只参与了营救人质这部分行动,仓库门口,看着倒在血泊里的施漫,那一瞬间,他竟忘记了反应。

  “王元芳我告诉你,如果漫漫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休怪我不念与你父母的交情!”

  “伯母,您别这样,漫漫出了事,我想元芳也很难受……”

  “他难受?如果他会难受,当初又怎么会和漫漫分手?!”

  许子航沉默,目光投向一旁的王元芳,却见他似是习惯了这样的质问一般,低声道:“没有了感情,难道就不应该分开么?难道要我跟一个不爱的人过一辈子?”

  “你……”施母气得有些喘不过气。

  褚尚元蹙眉,他才不信元芳会因为这样荒唐的理由而分手,而且当时元芳待施漫可不是一般的疼宠,他会选择和施漫分手,一定是有着其他的原因。

  “伯母,您别气坏了身子啊,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等漫漫手术结束。”

  施母一愣,忙点头,“对对对……”

  王元芳终于抬眸,看着俨然像是一家人的施母和许子航,再看向一旁面露忧色的褚尚元,他忽然觉得很累。

  王元芳闭眼,将身体靠在墙上,抬手揉着眉心。努力想要将思绪放空,却不可抑制地在此时此刻想起了狄仁杰。

  他忽然不敢去想,如果狄仁杰知道了这件事,该是怎样的反应。

  不,他不应该知道的……也没必要知道。

  警署。

  狄仁杰匆匆赶来时,正好遇到高大诚从里头出来。

  “高……高先生!”狄仁杰顾不上喘气,开门见山道,“你知道元芳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吗?”

  “哟,狄大神探,这么急着找媳妇呢?”高大诚忍不住打趣,却见狄仁杰好像真的很着急的样子,才不紧不慢地拿出手机通话。

  “喂,尚元……什么?哦,我知道了,你跟他说狄仁杰来找过他,啧啧,那样子,急得跟什么似的……好了好了,先挂了……”

  “怎么样了?”

  “尚元说他们现在在市医院。”

  医院?狄仁杰面色一沉,元芳受伤了?

  狄仁杰转身就走。

  此时,手术室的手术灯终于熄灭,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绷状态的王元芳松了口气,而刚接完电话回来的褚尚元甚至还来不及说上一句话,见医生出来,只得将高大诚所告知的那些情况暂时咽下。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孕妇虽然失血较多,但所幸抢救及时,孩子暂时是保住了。距离预产期大概还有两个月,家属考虑一下要不要直接在我们医院这儿待产,毕竟刚刚动完手术,还不适合太大的颠簸。”

  “不用考虑了,就留在这儿!我和子航马上去办手续!”

  医生点了点头,“好。”

  待几人离开,褚尚元将目光落在一旁一动不动的王元芳身上,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元芳,一会儿……估计狄仁杰会来这里。”

  王元芳一怔,有些错愕。

  狄仁杰待会儿要过来?

  “元芳,你真的打算将你和施漫的事情藏一辈子么?未来的日子还很长,狄仁杰总会有知道的那一天。”

  王元芳轻笑着摇头,“尚元,我这次,只是不想让以前的那些事情打扰了我和狄仁杰平静的生活。”

  说话间,手术室的门被打开,面色苍白的施漫被几个医生与护士推了出来。

  看见王元芳的那一刻,施漫的眼泪便不可抑制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元芳……当年……我没有背叛你……”

  医生诧异的目光投向王元芳,王元芳捏了捏眉心,上前将情绪有些激动的施漫小心按住,“别乱动,有什么要说的,等到了病房再说。”

  此言一出,施漫的泪水更加汹涌了。

  王元芳抬头同褚尚元对视一眼,褚尚元无奈地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往外走。

  “喂,狄仁杰啊……”电话接通后,褚尚元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元芳这会儿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但他很安全,你不用担心。”

  听着电话那头的回复,褚尚元瞪大了眼睛,“什么?!你你你……现在已经到医院门口了?!”

  完了完了……

  病房内,施漫听着母亲语重心长的话语,无力地开口,“妈,我想和元芳单独说说话。”

  “……好。”看了站在床边的王元芳一眼,施母带着许子航离开,顺带着将病房的门也关上了。

  “漫漫,你想说的那些,我都知道。我知道当年你和子航在醉酒之下发生了关系,也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子航的。”

  施漫一愣,“你……”

  “我不怪你,当年分手,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如果这些事情没有发生,我也同样会选择分手。因为我发现爱情不是一味的付出和索要,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里,我很开心,却也仅此而已。”

  难得听到王元芳说出这么一长串的话,施漫听着却是心底发凉,素白的手指攥紧了被单,艰难道:“所以……无论我怎么挽留,你都不会再喜欢我了吗?”

========

  特别高兴地码了一大篇出来才发现这篇狄大人貌似镜头少了点……QAQ狄大人我错了。

  下周就要中考了,小伙伴们咱们中考完再见了……泪别】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