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烬释】绯樱(二)

贰:我认真,将心事都封存(2017.03.19)

  樱空释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在梦里,幻雪神山上居住着上古之神渊祭,某一年,他的孩子降生了,两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被一个女人牵在手里。 

  “渊祭,求求你救救释!” 

  女人转过身,樱空释讶异地发现,那人竟然是自己的母亲莲姬。 

  渊祭面无表情地将视线落在两个孩子身上,良久,他将莲姬搂在怀里。 

“这两个孩子,相生相克,烬会不断吸取释的灵力,直到有一天,释的灵力耗尽,而烬的体内会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莲姬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落在地上变成了珍珠。 

  “救救释……我不能失去我的孩子……” 

  “为今之计,只有将释和烬分别送到冰族和火族去,”渊祭看着哭得楚楚可怜的莲姬,抬手温柔地将她眼角的泪拭去,“只要他们不再遇见,烬和释都可以平安无事。” 

  樱空释猛地从梦中惊醒。 

  满头大汗地坐起身,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他不敢去确定,莲姬口中的释和烬,难道真的是指他和罹天烬? 

  这几日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难道真的像渊祭说的那样,只要他和罹天烬遇见,他的灵力就会慢慢流失,直到他死去…… 

  樱空释有些慌乱,余光看到床边白光一闪,星旧出现了。 

  看到星旧,樱空释明白了,是星旧让他做了这个梦。 

  “星旧,你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 

  他皱眉。 

  星旧微微一笑。 

“释王子,这是我在罹天烬的梦境里所看到的场景。” 

  

  第二天火族士兵进来带樱空释去噬神剑山洞的时候,看到樱空释的面色并不是很好,想来该是一夜未眠。 

  噬神剑山洞前站了很多人,冰王冰后和莲姬就被押解着站在最前头。 

  樱空释见状,脸色有些苍白,火燚这是什么意思?要让冰族所有人都知道他樱空释背叛了冰族吗? 

  果然,樱空释甫一走近,冰后就愤愤地说:“樱空释,你有没有良心!居然带火燚他们去拿噬神剑!冰族就要毁在你手里了!” 

  樱空释一怔。

“还是您那个宝贝儿子有良心呀,抛下整个冰族自己逃了。”听到冰后这般斥责自己的儿子,莲姬气极反笑。 

  冰后冷笑道:“你不用在这阴阳怪气的。”看了一眼樱空释,她尖利地扬起声,“庶出到底是庶出,为了自保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刚刚才赶过来的罹天烬眯了眯眼睛,狠狠抓住冰后的头发淡淡道:“我有说可以让你讲话了吗?” 

  头皮上传来的疼痛令冰后倒吸了一口凉气,嘴上却是不甘示弱,“你放开我!别拿你那沾满了鲜血的脏手碰我!” 

  罹天烬将冰后往地上一甩,看着冰后有些扭曲的面容微笑道:“我放就是了,冰后何必大动肝火呢。” 

  莲姬看到罹天烬后一怔,琥珀色的杏眸中似乎闪过一丝欣喜。 

  樱空释自然没错过母亲细微的眼神转变,想起那个梦,他的心蓦地一沉,垂在身侧的手微微一紧。 

  “烬,够了。”火燚淡淡开口,“等得到噬神剑后,火族一统三界,到时候这几个人随你处置。” 

  罹天烬冷哼,“我对这几个女人没兴趣。” 

  火燚意味深长地笑看了樱空释一眼,“哦?那你是对他感兴趣了?” 

  接收到罹天烬戏谑的目光,樱空释只觉头皮发麻,下意识侧过头避开这灼灼的注视,又听那人漫不经心道:“等到我们拿到噬神剑后,把他直接逐出三界好了。” 

  樱空释握紧了拳头,冷笑着转头盯着罹天烬,“请问可以进去了么?” 

  罹天烬似笑非笑。 

  “当然可以。” 

  ——TBC——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