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慕容白。”

“嗯?”

“我等你回来。”

“……好。”

如今坟头青草丛生,那是一座衣冠冢,他至今还记得当年是他亲手将雪白的长袍埋葬。

他灰飞烟灭,连一丝魂魄都不曾留下。

曾经答应过他回来的人,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