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刘协×刘平】浮生流年

    幽州城郊有一家酒肆。
    这家酒肆的客人不多,三三两两的过路人会在耐不住这飘絮寒冬的寒冷之时买几两酒暖胃。
    老板娘生得极为标致,隔着薄薄烟雾,一双美目甚是透亮,眉眼清丽,带着别样风情。
    指节分明的素手熟稔地将酒顺着壶口倾倒而入,而后将酒和下酒小菜摆放在客人桌前。
    刘平许是饿了,用筷子夹了菜就往嘴里塞。刘协在一旁不紧不慢地拿了两个酒杯,将酒倒满,把其中一杯推到刘平面前。
    “天冷。”
    刘平一愣,“我知道。”
    刘协有些不耐,“喝。”
    这下刘平明了了,嘟囔道:“关心我就关心我嘛,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话说一半……”
    感觉到刘协朝自己投来的目光,刘平手一抖,连忙一口囫囵地将酒尽数送入自己的口腔,喝得急了,酒也有些烈,他咳嗽着,脸色微微涨红。
    刘协伸手轻轻顺着他的后背,神色未变,眸中却隐隐藏匿了些许无奈,“下次别喝太急了。”
    刘平悻悻然,要不是某人的眼神攻击,他哪里会落得这般狼狈?
    等他缓过来,抬头想要埋怨几句,却撞上一双难得带着柔和笑意的眸,他一愣,脸更红了,绯红直接蔓延到了耳根子。
    “噗嗤”一声,刘平怔然侧头,站在掌柜处的老板娘似乎目睹了全过程,以袖掩嘴笑了出来。
    笑罢,见二人目光齐齐落在自己身上,她调笑道:“你们兄弟二人挺有意思,给我这冷清的小酒肆添了几分乐趣呢。”
    刘协淡淡开口:“老板娘要是不嫌弃,我们以后可会多来叨扰了。”
    刘平讶异地看着刘协,一向不苟言笑的刘协竟然主动和老板娘搭起话来了。
    “好啊,”老板娘意味深长地看了刘平一眼,“不过这位小公子,下次可别把酒当茶水喝了,到底烈酒伤身。”
    刘平脸上一哂,窘迫地点了点头。
    两人在酒肆里头坐了一会儿,一壶酒下肚,身体也暖和了,刘平说着他以前在河内的趣事,说得眉眼弯弯,刘协静静听着,时不时“嗯”一声。
    这时酒肆来了两位女客人,看衣着好像是某大户人家的丫鬟,她们站在柜台前,看清刘协和刘平有九成相像的样貌时怔了怔,随即脸红了起来。
    刘协往那一坐,整个人都是清冷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而刘平相对来说就显得亲近些,于是两个丫鬟不由地将含羞的视线更多落在刘平的脸上。
    刘平仍未察觉,兴致勃勃地道:“小时候我最喜欢和仲达一起偷偷跟着司马伯父去郊外打野兔,有一次被司马伯父发现了,仲达他被骂得可惨了,伯父一走他就直瞪我……”
    刘协冷冽的目光扫向那两个丫鬟,她们被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刘协伸手圈住了刘平的腰。
    “嗯?怎么了?”刘平睁大了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狐疑地看着刘协。
    刘协眯眸,缓缓俯身凑近他,“你为何,总是提起他?”
    刘平委委屈屈地眨眨眼,“毕竟是儿时挚交……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尽量不提就是。”
    “不是尽量,是一定。”
    而那边的两个丫鬟早就惊呆了。
    这两个好看的男子,竟然有断袖之癖?!
    她们惊悚地互相看了看,连忙拿了酒壶付了钱就离开了酒肆。
    两人坐了一会儿,和老板娘道别后也走了。
    来时的一路风雪已经停了。
    刘协拿着合上的伞,走在刘平身旁。不多时便回到了他们居住的宅邸。
    一进到屋子里,温暖的地炉消融了他们身上的寒气。刘平打了个呵欠,困倦了,直接靠在软榻上两眼一闭就要睡觉。
    刘协怕他着凉,拿了件狐裘披在他身上,在他身边坐下。
    盯着窗外纷扬的雪,刘协怔怔出神。
    他没记错的话,五天后便是新帝登基的日子。
    曹丕没有对他赶尽杀绝,他似乎很自信他没有能力东山再起,只是把他们兄弟二人赶出许都,永生不许进入。
    可他确实有自信的资本。
    打从他继位的开始他就知道,他手上上根本没有实权,他只是一个傀儡皇帝。
    可是他不曾放弃过兴复汉室的想法,他可以不择手段,甚至可以牺牲自己。
    直到刘平的出现,他坚定地说:“你不是什么傀儡皇帝,从来不是。”
    那时刘平刚被伏寿她们带入许都皇宫,无措得很,却又格外坚韧,他说他要救的是全天下的人,不光是汉室。
    一开始刘协极度不同意他的做法,甚至想过要把他逐出皇宫,然而刘平却用他的行动告诉他,不战的方式要比战争好太多。
    最终汉室到底是没能被兴复,但却保证了大汉百姓的平安。那时刘协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但他忽然觉得,刘平所坚持的道,或许才是正确的。
   
   
   
   
   
   
    刘平似乎对上次那家酒肆的酒特别喜爱,隔三差五就去买一壶回来,而某次老板娘赠了一壶自制桃花酿,他更是开心了。
    刘平的酒量并不算好,刚喝几杯就开始脸红,迷迷糊糊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刘协,忍不住伸出双手揉捏他的脸。
    刘协蹙眉,想要把刘平的手扒拉下来,没想到他跟长在他身上似的,愣是扯不掉。
    “义和。”他唤他。
    “嗯?”刘平歪头,微醺的双眸被水汽氤氲,他盯着刘协看了半晌,咧嘴笑道:“哥哥……你怎么有三个脑袋……”说着还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刘协:“……”
    一喝高就犯蠢。
    忍了忍,他道:“我送你回房睡觉。”
    “我不要!”刘平耍起赖来,死死抱着酒壶不放,两腿一蹬就坐到了地上,“我还要喝!”
    刘协眉头一跳,眼见天色渐晚,他一把夺过刘平手里的酒壶,仰头全部往嘴里灌,在刘平一脸惊愕的表情之中喝了个干净。
    他把酒壶往后一扔,恶狠狠地瞪着他。
    我看你还能喝什么!
    刘平先是一怔,然后委屈地垂下眸子,一声不吭。
    “你……”刘协对刘平向来是吃软不吃硬,如果刘平撒泼打滚他还能治治他,但他这副憋屈的样子是刘协最招架不住的。
    刘协张了张唇,又听见低着头的刘平闷闷的声音传来:“永远是这样……无论我做什么,只要你不乐意,我就连碰一下都不行。”
    刘协抿唇,“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刘平沉默。
    刘协叹气,两只手掌覆在刘平的面颊,抬起了他因醉酒而微微泛红的脸。
    “这话,我只说一次。”他认真地直视着他的眼睛,“以前是我不对,没有为你考虑。但从你我交了心的那一刻起,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刘平呆呆地看着他,脑子一片空白。
    他说了什么……交了心?他这是变相地向他告白?
    他跟着他离开许都快半年了,这些日子里刘协从来没有表明过他的意思,他自然是失落万分的。
    但是,却在今天,在他喝醉酒的情况下,他听到了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听到的话语。
    心跳蓦地漏了一拍,刘平的酒醒了一大半,见刘平还是那副怔忪的样子,刘协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义和,你听到了么?”
    “我……我听到了……”刘平的声音有些哽咽,他强忍下眼中的酸涩之意,侧开头道:“但是你明天要赔我一壶酒!”
    刘协无奈地凝着他别扭的侧脸,绯红淡淡晕染在刘平的面颊上,因醉酒而特为水润的两片唇瓣微微张开,粉嫩嫩的。
    真是……可爱得紧。   
    刘协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脸颊,刘平迷迷糊糊抬手“啪”的一声把刘协的手给拍了下来,瞪着他。
    刘协无奈,他觉得自己此时的语气就像是在哄孩子,“好了,现在回房睡一会儿。”说完便将刘平抱在怀里往寝居走去。
    “嗯……”刘平嘤咛道。
    刘协将刘平放下,刚准备起身,脖子就被一双手圈住,原本闭着眼睛的刘平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我今天……很开心……”
    “嗯,我知道。快睡吧,明天我陪你去集市。”
    “明天……?”刘平眯了眯眸,努力回想了一下,猛然想起明天便是新帝登基普天同庆之日,“哥,你会不会难受?”
    刘协微怔,“这是何意?”
    “明天……明天就是曹丕登基大典了啊!”
    话未说完,刘协便轻轻按住了刘平的唇,刘平无措地眨眨眼,看着刘协琥珀色的眸子。
    “这时候直呼他的名字,命还要不要了?”他柔和了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我早想通了,若这天下太平,谁是皇帝都无所谓了。”
    刘平怔怔地看着他,他想起入宫之时所看到的刘协执着于兴复汉室的疯狂与偏执,那时他总觉得他们的距离太过遥远,却在时光长河之下,他们彼此慢慢贴近,相互了解。
    刘协熄灭了灯烛,在刘平身侧躺下。
    借着从窗户映照进来的微弱的月光,刘协看清了刘平明亮的眸子带着的讶异目光,他面不改色一派正经地说:“你喝醉了,一个人睡我不放心。”
    “哦……”
    刘平没有再说话,渐渐有了困意,迷迷糊糊感觉到一股热源,忍不住贴了上去,顺便还磨蹭了几下,心想:嗯,真暖和。
    而此时当了暖炉的刘协正僵硬得一动不敢动。
    这样的后果就是第二日刘协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半身酸麻。
    刘协:“……”
   
   



彩蛋:(借梗娱乐一发,严重OOC)
    刘平已经两天没有搭理过刘协了。
    嗯,他们在冷战。确切的说,是刘平的单方面冷战。
    刘协:吃苹果吗义和?
    刘平:滚!
    刘协:打猎去吗义和?
    刘平:滚!
    刘协:滚床单吗义和?
    刘平:滚!
    刘协顿时两眼放光。
    刘平:……好像有哪里不对。

=====
想起来这篇好像还没在lof上发过,补个档。

【刘协×刘平】相性一百问(前五十问)

=协平相性一百问=




1、饼:请问您的名字?
协:刘协。
平:……杨平?
协:【摸头】你得跟我姓,傻弟弟。
平:【脸红】那……那就刘平。
饼:……第一问用不着这样吧?

2、饼:年龄是?
协:十八。
平:我也十八,就比哥哥小几分钟而已。
协:那我也还是你哥哥。

3、饼:性别是?
协:看不出来朕是男的?
平:男。
饼:【擦汗】哈……这问题真是白痴。

4、饼: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协:比较冷一点。
平:温和。

5、饼:对方的性格?
协:温和。
平:冷酷。

6、饼: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协:建安四年。许都。
平:他都说了。

7、饼: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协:柔软得像只小白兔。
平:病怏怏的……
协:【眼睛一眯】嗯?你说什么?
平:本来就是……
饼:咳咳好了下一题。(总觉得不阻止的话会发生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呢。)

8、饼:喜欢对方哪一点?
协:都喜欢。
平:【脸红】我也都喜欢。
饼:啊我的钛合金单身狗狗眼。

9、饼:讨厌对方哪一点?
协:身边老是有别的男人。
平:那啥的时候要的太狠了……
饼:这只是前五十问!收敛点你俩!

10、饼: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协:非常好。
平:好得不能再好了!

11、饼:您怎么称呼对方?
协:弟弟。
平:哥哥。
饼:科科骨科大法好。

12、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协:夫君。
平:【傻笑】虎头。
协:【摸头×2】乖。

13、饼: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协:鹿。
平:那肯定是龙啊。

14、饼: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协:大赦天下。
平:我自己。
饼:陛下你一点都不浪漫!

15、饼: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协:他自己。
平:【脸红】我没什么特别想要的。

16、饼: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协:他觉得我在床事上做得太狠了。
平:他要得太厉害了!我好几次下不来床!
饼:我什么都没听见……

17、饼:您的毛病是?
协:……爱吃醋。
平:心软?

18、饼:对方的毛病是?
协:烂好人。
平:他简直就是一个大醋缸!
饼:啧啧啧。

19、饼: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协:和别的男人说话。
平:不让我和仲达说话。

20、饼: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协:动不动吃醋……?
平:……和仲达说话?
饼:喂你俩这疑问语气是怎么回事……这问题问了也是白问……

21、饼:你们的关系到达哪种程度了?
协:【挑眉】都躺同一张床上了你说呢?
平:【脸红】就……就那样了。
饼:……哦。

22、饼: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协:我的寝宫。
平:他的寝宫。
饼:?????

23、饼: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协:……不好。
平:说好了陪我结果他一直在那里办政务,气死我了。

24、饼: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协:【叹气】那个时候弟弟连手都不肯让我牵。
平:一般般吧,也没多亲密。

25、饼: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协:为什么要告诉你?
平:后花园。
饼:陛下您能给我点面子么QAQ

26、饼: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协:把政务先提前处理好。
平: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

27、饼: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协:我。
平:那当然是他啦!

28、饼:您有多喜欢对方?
协:比弟弟喜欢我要多一点儿。
平:不对!明明是我喜欢你比你喜欢我要多!
饼:两位别吵了……

29、饼:那么,您爱对方么?
协:爱。
平:爱啊,主持人你这什么废话。
饼:【摊手】我也很无奈啊!

30、饼: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协:他说你再这样我就回河内不理你了的时候。
平:【脸红】嗯……他说……我还想多要一些……的时候。
饼:【捂脸】刘平你够了!
协:【轻轻一瞥】嗯?
饼:【虎躯一颤】我什么都没说!咱们接着下一题!

31、饼: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协:不可能。
平:【委屈】他如果敢变心……我就回河内算了。
协:【摸头×3】傻瓜,我不会的。
饼:无视无视……

32、饼: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协:都说了他不可能变心的。
平:我相信他。
饼:所以你们还是没回答这个问题orz。

33、饼: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协:那今晚多要他一个时辰。
平:让他今晚打地铺。

35、饼:对方性感的表情?
协:说爱我的时候的表情。
平:【小声】那啥的时候的表情。
饼:……严重怀疑平平你是抖M!

36、饼: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协:他主动要那啥的时候。
平:他抱着我的时候。
饼:_(:з」∠)_你们好黄暴!

38、饼: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协:爱……
平:【炸毛】啊啊啊啊刘协你闭嘴!你害不害臊!
协:【咳了咳】一起睡觉的时候。
平:……帮他分担政务的时候。
饼:【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39、饼:曾经吵架么?
协:嗯。
平:吵过!

40、饼: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协:他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
平:我不就是和仲达讲讲话吗你至于跟我吵吗!
饼:……这醋坛子好大一缸。

41、饼:之后如何和好?
协:我道歉。
平:他道歉。

42、饼: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协:当然。
平:想啊!

43、饼: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协:他对着我脸红的时候。
平:他宠着我的时候。

44、饼: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协:眼里只有他一个人。
平:和他一起面对困难。

45、饼: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对方“已经不爱我了”?
协:对我无话可说的时候。
平:【超凶】不来找我而去找他后宫的时候。

46、饼: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协:茶花。
平:梅花吧。

47、饼: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协:没有。
平:没有。

48、饼:您的自卑感来自?
协:朕怎么可能会自卑。
平:……哥哥太优秀了。

49、饼: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协:公开的,全天下都知道了。
平:【脸红】我没让你昭告天下啊……
饼: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50、饼: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协:能。
平:一定能!

平:终于杀青了~哥,我们去次酸菜鱼怎么样?
协:好。
or:
平:哥你热不热,一起吹风扇呀~
协:【凑近】嗯,舒服。

不愧是我水仙教主随便两张图都能水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