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云飞的声音有些哽咽了,“没有……初次见面,在下……云飞。”

他微微一笑:“在下墨痕。”

——在下狄仁杰。

——在下王元芳。

找了你那么久,终于等到了你。

推开:“狄仁杰你挪过去点。”

“不要。”

推开×2:“……婉青她们还在呢你别闹。”

倔强的狄大人:“不。你没看见婉青和梦瑶冷战吗她俩才没空管我们秀恩爱。”

“你好烦不要整天黏着我行不行……”

“那你晚上在床上也不要黏着我求我……哎呀!”

“……”王公子面色微红地收回折扇。“行了我说不过你。”

狄仁杰日常任务:吃王公子豆腐(1/1)。

=====

王公子:今天又被狄仁杰占便宜了不爽非常不爽。

狄大黑:【胜利的微笑】抱起元芳就是一个百里♂冲♀刺。

二宝:王公子你可能不知道少爷黏你黏得都恨不得长在你身上了。

PS这图乍眼看过去差点以为你狄把手放你芳腿上了hhhhhh。p2狄芳肉体接触(不)!

半夜修仙补狄芳cut来安慰自己大热天还要上课的支离破碎的心。
劳资萌的CP最世界最般配!

突然兴奋系列(1)

刘平:芳儿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

李马:【傲娇】芳儿我可以给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他就不行哼唧。

芳芳:……

刘平:【不开心】来人啊把李马给朕拉下去!

李马:……

子陵:【汗】陛下三思啊……

刘平:【冷漠.jpg】

子陵:陛下……

刘平:哼。

子陵:……陛下……

刘平:哼。

子陵:陛下,国舅爷被狄大人带走了……

刘平:!!!!!

李马:?!!

狄大黑人生赢家,鉴定完毕。

1.带着前世记忆来找墨痕的芳芳发现自家老公越来越不可爱了!这蜜汁邪魅笑是几个意思?
2.恢复记忆后狄大人一句“芳鹅你怎么瘦了以前肉肉的多萌”让芳芳很想一巴掌盖过去。

……这大概是图文最不匹配的文案了_(:з」∠)_。

吃了一口莫名其妙的狄芳糖

讲道理,每次看到有芳儿的视频里狄大黑都出来晃荡以及调戏王大公子的时候感觉好好笑233333狄大人你真的是妻控啊,芳儿到哪你都跟到哪→_→。
好几次看到剪水仙的阿婆主带狄大黑玩(传说中的“芳儿自带西皮”),有一种莫名的欣慰和自豪233333。

【狄芳】发糖の小段子

纯属娱乐。



片段一:

玄女:这位公子,你的身上有一股霉气,好像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住了。

元芳:【挑眉】是吗?

正在别处查案的大黑:阿嚏——【OS:哪个小崽子在骂我?!】

梦瑶:【担忧】那玄女娘娘可有驱除霉气的方法?

玄女:【一本正经】使用煤气罐将霉气吸进去。

元芳:……

梦瑶:……【OS:你TM在逗我?!】



片段二:

元芳和梦瑶离开了玄女宫。

梦瑶在看到黏在元芳身边的狄大黑之后像是明白了什么。

梦瑶:【恍然大悟状】原来小虎你就是那个不干净的东西!

大黑:……【崩溃:我哪里不干净了哪里不干净了!!!我哪里是东西了我是人!】

呃,……好像有哪里不对。

元芳:⊙﹏⊙

婉青:【慈爱脸】梦瑶乖,别这样说怀英。





嗅煤气ing……

青&瑶:【doge脸】哇哦——

元芳羞恼地将狄仁杰的脑袋从自己胸前推开:你……做什么?

大黑:【无辜状】做你啊。

元芳:【脸红】滚!



片段三:

这日狄大黑刚从大理寺回来,发现元芳的脸色是极其地差。

大黑:咦?芳儿你怎么了?

元芳沉默地指了指放在地上的搓衣板。

大黑乖巧地跪下,仰头凝望着元芳:我哪里做错了吗芳儿?

元芳:【撇嘴】和静秋姐姐聊得够舒心吧?

大黑:【坏笑】好大的一坛醋哦。

元芳:【傲娇地侧过头】今晚你就别想上我的床睡觉了。

大黑:【犹疑】不能上你的床……上你可以么?

元芳:【咬牙切齿】不、行!



片段四:

次日,元芳醒来。

大黑揉了揉跪得酸痛的膝盖,看着桌旁拿着一卷书静静阅读的元芳,甚是委屈。

“芳儿,你都不心疼我。”

“嗯。”

嗯?嗯?!

碰了一鼻子灰的狄大人只好怏怏地去大理寺处理公事。

回来的时候,大黑似乎喝了点小酒,醉醺醺地跑到元芳的房间,二话不说地在元芳胸前摸了一把。

元芳被惊得一个激灵:狄仁杰你别乱摸!

大黑:呜呜。

又过了一晚上。

元芳把大黑从被窝里揪出来:起来啊你。

大黑:【迷糊】芳儿么么哒~

元芳:……

片段五:

长安迎来新春的那一天,狄家的第一个小少爷出生了。

等接生的稳婆一走,大黑便冲进了房间,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汗水岑岑的元芳,顿时心疼起来。

大黑:很痛吧?

元芳:【微微一笑】没事。

目光落在一旁皱皱巴巴还没长开的儿子身上,大黑不高兴了:怎么这么难看。

元芳:【变脸】你敢说我儿子难看?!

大黑:我错了,你别生气……

然后……搓衣板重出江湖了。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狄芳同人】暗香盈袖(八)

第八回:狄芳情同往昔,锦州惊现凶灵

  “那芳儿不妨讲讲,你夫君我是哪副德性?”
  “狄仁杰你给我走开!”王元芳羞恼地将河灯往狄仁杰怀里一扔,一双眸子瞪得大大的,“你算哪门子夫君!”
  狄仁杰顺手接住河灯,嘿嘿一笑,“从你把你最重要的扇坠子留给我的那天就是了!”
  王元芳愣了一下,却见狄仁杰从身后拿出了一把合起来的纸扇,扇柄处所系着的便是王元芳的扇坠。
  “给你,以后你再不把它保管好的话,这扇坠子我可就拿去卖钱了。”狄仁杰开着玩笑,接收到王元芳的瞪视后无辜地撅了撅嘴。
  王元芳收回视线,低下头,慢慢地将手中的扇子打开,狄仁杰见状脸色一变,才刚做出想要跑路的姿势,身后王元芳气急败坏的声音便猛然响起。
  “狄仁杰,你给我站住!”
  狄仁杰吓得连忙拔腿就跑,却又憋不住笑意,于是最后的画面便是:狄仁杰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狼狈地被王元芳追打,王元芳气急败坏地追在他身后。
  至于原因,自然就是因为那把扇子的扇面上画着一只鸭子。
  ——我看不应该叫你大公鸡,应该叫你鸭子, 死了嘴还是硬的,又大。
  狄仁杰最终还是被王元芳逮住了,忙抬起胳膊连声求饶,嘴角却在不知不觉间扬起了弧度。
  两人打闹了一会儿,王元芳有些倦了,把扇子往腰间一插就要走到亭子里休息,狄仁杰笑罢,拉住了王元芳的手。
  “刚刚跟你开个玩笑嘛,不生气了好不好?”
  王元芳撇嘴,“不好。”
  “唉,真拿你没办法……”狄仁杰只好把准备了许久的扇子拿出来,“这个才是给你的。”
  王元芳扬眉,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中仿佛泛着奇异的光芒,“狄仁杰,你不会又在耍我吧?”
  狄仁杰无奈,举起了四根手指,“我发誓,我这次绝对不会戏弄你,否则我就天打五雷劈……”
  “这可是你说的。”王元芳连忙打断他剩下的赌咒,将扇子徐徐张开,映入眼帘的是秀丽的大好河山。
  王元芳这才舒缓了脸色,将两把扇子都收好。
  和狄仁杰将河灯放入河中,看着河灯渐渐漂远,王元芳抬头看着此时绽放着烟火的天空,忍不住喟叹:“我已经整整三年没有看过这样的景色了……”
  “你要是愿意,以后的每一天,我都陪你去看这世间最绮丽的风景。”
  河边,两个少年两两相望,时光仿佛静止在这一瞬。
  对视良久,王元芳最终还是别开眼,有些尴尬:“狄仁杰,你突然这么一本正经的,让人好不适应啊……”
  狄仁杰眼角一抽,“你这么说的意思是……我平常很欠收拾?”
  看着狄仁杰哭笑不得的表情,王元芳忍不住笑了,“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
  “呜呜呜,那芳儿你来收拾我就好,今晚我一定会把自己洗白白送到你的床上!”狄仁杰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
王元芳:“……”
  “芳儿……嗷!”
  王元芳一巴掌将狄仁杰的脸拍开,抬步往客栈的方向走,漫不经心道:“走了,回去。”
  狄仁杰有些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一路上听着狄仁杰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王元芳终于还是忍无可忍地停了下来,转身瞪着他。
  狄仁杰见王元芳突然停住,连忙一个急刹站住脚,差点就和他撞个满怀。
  “狄仁杰,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话这么多?”
  狄仁杰臭美地扬起脑袋,说:“芳儿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哦。”王元芳面无表情地应下,“我不知道的事?难道你不举么?”
  不举……不……举……
  狄仁杰嘴角抽搐,看着王元芳一字一句道:“我是不是不举,你难道不知道?”
  “我难道应该知道?”
  “你难道不觉得你应该知道吗?”
  “……”不想再同狄仁杰说绕口令,王元芳瞪了他一眼便往前走,狄仁杰笑着跟上去,本想再调戏一番,却被一声尖叫生生遏止。
  两人循着声源望去,却见一位男子跪倒在地,一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正背对着他们用手掐着他的脖子。
  狄仁杰同王元芳对视一眼,默契十足的二人仅瞬间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狄仁杰飞身上前,一掌击向白衣女子的背部,白衣女子惊得立即松了手。
  女子见有人来了,猛地朝狄芳二人的方向撒了一把粉末,狄仁杰下意识带着王元芳后退几步,女子趁着这个时机逃走。
  “狄仁杰,你没事吧?”
  狄仁杰将视线从女子的背影上收回,轻轻摇了摇头,“没事。”
  王元芳回身将男子扶起,见男子像是失了魂的样子,忙问道:“这位公子,你没受伤吧?”
  “哦,没没没……”男子像是猛然回神一般,“多谢二位搭救。”
  “无碍。”狄仁杰笑了笑,随即正色道:“不知公子方才可有看清那女子的样貌?”
  男子闻言变了脸色,声音仿佛在发抖:“她……她是清眉!”
  “清眉……是谁?”
  “不要问我……你们不要问我……”男子惊恐地瞠大了眼睛,慌慌张张地跑开了。
  狄仁杰面色沉重地看向王元芳,王元芳也抿唇回望,叹气,道:“明天我们去问问叶县令吧。”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翌日,县衙。
  “清眉?”叶县令蹙眉,“狄大人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
  狄仁杰将昨晚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叶县令闻言,立即否定了他的说法。
  “不,不可能,清眉早在十年前就死于疫病了,怎么可能跑出来杀人?绝对是认错了!”
  清眉十年前就死了?而且和之前几位死者一样,也是死于瘟疫?

【狄芳】【现代】良辰好景不如你(完结)

========
第一次写h好羞涩(捂脸)。

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纯洁的po主了嘤嘤嘤……
========

【下篇】



  从病房里出来时,王元芳的神色有些疲倦。

  忽然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王元芳一愣,还没来得及转身,腰身忽然被一双有力的臂膀圈住。

  有浅浅的气息轻轻拂过脖颈,王元芳沉默,任狄仁杰将脑袋搁在他的颈侧,狄仁杰喘了好一会儿,有些急促,“你终于出来了……”

  “你……等了很久……?”

  “褚尚元把事情都告诉我了。”狄仁杰叹气,“你应该告诉我的,我们一起去面对,总好过你一个人硬撑着。”

  王元芳摇头,“事情已经解决了。”

  狄仁杰微微有些讶异,却不想在此时因为别人煞了风景,只将王元芳的手握紧,轻轻抚摸着他的手背,压低声音道:“那我们回家吧!”

  回家……

  王元芳的心脏猛烈地颤抖了一下,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着回家,回到那个只有狄仁杰和他的家。

  “好……回家!”

  同褚尚元打了声招呼,狄仁杰便和王元芳一同前往医院的停车场,狄仁杰几乎是一眼便看到了王元芳的车,看了眼王元芳的脸色,他将手掌向上摊开伸向王元芳,“元芳,今天我来开车吧。”

  王元芳掀起眼帘看了狄仁杰一眼,见狄仁杰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发笑,先前的倦怠也减轻了不少。

  上车之后狄仁杰将车内的温度调高,嘟囔道:“最近天气多变,快到晚上了,可别在这时候感冒了。”

  王元芳靠在座背上闭眼小憩,闻言轻笑道:“哪儿这么容易感冒的……”

  狄仁杰将车启动,左手掌握着方向盘,右手轻轻覆在王元芳的手上,摩挲着王元芳的手背,柔声道:“感冒了就要吃药打针,我不舍得你被这样折腾。”

  王元芳没有回答,因着浓浓的倦意,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恍惚了,温暖的环境和手背上的轻抚,令他终究支撑不住,沉沉睡去。

  趁着等红灯的时间,狄仁杰凝望着王元芳的侧脸良久,直至手机忽然响起,他连忙戴上一只蓝牙耳机将电话接通,生怕将身边的人儿吵醒,压低了声音,“喂,哪位?”

  “怀英,是我。”

  狄仁杰一怔,“静秋姐姐?”

  电话那端传来一声嗤笑,“亏得怀英还记得我,大忙人,最近怎么不见你给狄伯父打电话了?刚刚伯父还跟我说起你……”

  “最近……有点忙碌……”绿灯亮起,狄仁杰将车缓缓开动,却是行驶得小心翼翼。

  “再忙也该回来看看啊,爷爷和伯父都整天念叨着你呢,”杜静秋话锋一转,“他们昨天还在聊你的终身大事……”

  狄仁杰蹙眉,下意识看了身旁的王元芳一眼,转过头,戏谑道:“静秋姐姐都没嫁出去,我怎么舍得在姐姐之前结婚呢?”

  他还是避开了杜静秋的问题。

  “怀英,你都快三十了……赶紧娶个老婆回家,伯父还等着抱孙子呢。”

  “三十而立,对于我来说,其实完全没有必要着急,”狄仁杰不自觉扬起了笑容,意有所指,“再说了,怀英早已有真心喜欢着的人了……”

  “真心喜欢?”杜静秋一顿,“是哪家的?”

  “王家。”

  那头静默了一会儿,才传来略有些牵强的声音,“是吗……那我先给你加油,哪天追到了带回来给伯父见见。”

  “肯定的,我想我爸一定会满意这个‘儿媳妇’……”一想到以后能领着王元芳回家和父亲见面,狄仁杰立刻就在脑内脑补了王元芳面带羞赧的小媳妇模样。

  哈哈,真是太期待了!

  同杜静秋聊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到达了小区门口,狄仁杰匆匆将聊天结束,将车开入地下停车场。

  看了一眼车外已经完全黑了的天色,狄仁杰知道王元芳已经疲累了一天,终究没忍心将他叫醒,将副驾驶座放下,让王元芳能够平躺着,再轻轻把外套盖在他身上,放轻动作将这些完成,狄仁杰松了口气。

  一安静下来,人就容易开始胡思乱想。狄仁杰也不例外,他支着脑袋盯着王元芳的脸,忍不住开始想王元芳究竟是怎样将施漫的事情解决的。

  根据褚尚元所说的,施漫被救下之后,一直希望王元芳能够回心转意,她对他多年来念念不忘,想来不可能轻易放弃任何一个机会。

  而元芳到底对她说了什么?居然能够这般轻易地解决这件事情?

  狄仁杰挠了挠头,看来他还得多向褚尚元打听打听之前的事情,否则他简直枉为神探啊。

  第二天清晨。

  在车里窝了一晚上的狄仁杰打了个呵欠,动了动和王元芳十指相扣了一晚上的右手,盯着王元芳的睡颜,咂了咂嘴。

  好想把芳儿吃掉哦……

  这个想法才刚从脑海里窜出来,肚子便特别给面子地叫了一声。狄仁杰苦哈哈地下了车,打算去街上买早餐回来。

  而车内,王元芳一声嘤咛,幽幽转醒。

  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躺在车里,王元芳眯了眯双眸,盯着车顶好一会儿才坐起来。

  将手机开机之后,一条未接来电便窜了出来,还没来得及点进去,一个电话便打了进来。

  “芳儿芳儿芳儿……”

  王元芳一怔,下一秒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好……特别的手机铃声……

  听着狄仁杰录的魔性的来电铃声,王元芳咬牙切齿地将电话接通,铃声终于消失。

  “喂?”

  “臭小子,你可终于舍得接电话了……”

  王元芳愣了一下,“爸?”

  电话那头的王佑仁似乎在和一群人凑在一起聊天,四周的环境有些喧哗,王元芳皱眉道:“爸,你以后尽量少去那些吵闹的地方,太吵了,对身体不好。”

  “好不容易给你打个电话,你还教育起你老爹了?”王佑仁失笑,“爸身子骨硬朗着呢,现在这日子,倒也过得清闲。”

  “对了,你狄伯父刚刚还跟我打过电话,说等过些日子就是怀英的生日,邀请咱们一起去凑凑热闹。哦对了,我还听他说要在宴会上给怀英找个媳妇……”

  王元芳点头,“知道了,爸。”

  将电话挂断之后,王元芳盯着手机屏幕发呆,直到车门被打开,才抬头看向站在外头的狄仁杰。

  “元芳你醒啦?正好,我买了早餐回来,趁热吃。”

  “你过几天是不是要回并州?”

  狄仁杰一愣,“是啊,爸非要给我搞个什么生日宴会。”

  王元芳抿唇,“静秋姐姐也会去?”

  狄仁杰沉思了一会儿,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应该吧。”

  ——哦对了,我还听说他要在宴会上给怀英找个媳妇……

  王元芳脸色苍白,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狄仁杰,他的心一下子凉了。

  杜静秋……是他们狄家请去的唯一一位女性。

  所以……

  见王元芳变了脸色,狄仁杰连忙道:“怎么了元芳?”

  “没……没什么……”

  “真的?”狄仁杰疑惑地看着他。

  王元芳慌忙避开他的视线,有些慌乱地下了车,“我……我先去医院一趟。”

  到了医院之后,王元芳向医生询问了施漫的情况,得到了无恙的回应后松了口气。

  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竟意外碰见了许子航。

  对视良久,王元芳礼貌却又疏离地朝许子航微微颔首,同其擦肩而过,还不曾走远,身后许子航有些苦涩的声音便响起:“昨晚,漫漫哭了一宿。”

  王元芳脚步一顿,没有回头,“以后麻烦你好好照顾她,毕竟她的肚子里还有你们的孩子。”

  “如果我说这个孩子是你的……”

  王元芳神色未变,淡笑道:“我从来没有对她做出逾矩之举。”

  “你到底对漫漫说了什么?”

  “这不重要。”




  狄仁杰开着车,莫名想起昨天晚上王元芳温顺的侧脸,于是他的小兄弟就特别没出息地勃起了。

  靠!

  狄仁杰暗咒一声,感觉自己的小兄弟温度烫得惊人,往下一瞥,它竟然不知不觉间挺成了小山丘……

  咬牙将车调了头,狄仁杰火速前往医院。

  而此时的王元芳刚和许子航分开,感觉颈子莫名一阵寒意,将身上的衣服拢了拢,寻到了施漫的病房,推门而入。

  同正在查房的小护士打了声招呼,王元芳走到病床前,轻轻将施漫身上的被子盖好,温柔道:“感觉好些了吗?”

  施漫幽怨地看着王元芳,嘴角勾起一抹苍白的微笑,“好多了。元芳,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昨晚你对我说过那些话,你今天的态度会让我以为你对我还余情未了。”

  “你我心里都明白,不是么?”王元芳回望着她,脸上带着清浅的笑。

  小护士茫然地看着正对视的两人,正纠结于他们对话的意思,病房门忽然被大力推开,小护士被吓了一跳。

  狄仁杰一眼便看见了正“深情对望”的两人,心头窝着火,几步上前一把抓住王元芳的手腕,二话不说把他拉了起来。

  莫名其妙被狄仁杰拽走的王元芳有些蒙圈,直到被狄仁杰带到了一间空病房,王元芳才猛然回过神。

  “狄仁杰你干什么?”

  “元芳,帮帮我。”

  狄仁杰的声音有些嘶哑,像是在隐忍着什么,王元芳闻言着急了,“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

  王元芳抬眸,同狄仁杰那双因着情.欲而泛着猩红的眸子对望,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连忙挣了挣,“不要……这里是医院……”

  “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要叫了……”

  王元芳急得想要离开,病房门明明离自己只有半臂距离,明明触手可及,腰间却被狄仁杰死死环住,动弹不得。

  王元芳快要哭了,“狄仁杰你整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大白天的也要?”

  “还不是因为你,因为想起你,所以我的小兄弟也想你了……”

  王元芳面色涨地通红,“这关我什么事啊?”

  “你弄弄它……”

  狄仁杰说着,还真的拉着王元芳的手靠近了他的下身。

  王元芳屏着呼吸闭着双眼,他的手几乎是颤抖的,手心忽然被一个肿胀占满,王元芳惊恐地睁开眼,差点叫出声。

  “元芳……求你了……我好难受……”

  见狄仁杰似乎真的忍得很痛苦,王元芳只能听从他的话,拨弄了一下,感到手中的物体忽然动了动,王元芳的脸色已经红了。

  “可以了吗?”

  “再来……”

  “……”

  从病房里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这半个小时里,狄仁杰是舒坦了,一出来就神清气爽地对四周的护士打招呼。在护士讶异的目光下,王元芳再次憋红了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元芳……”

  王元芳瞪了狄仁杰一眼,快速地往地下室走去。

  狄仁杰无奈地摇头。

  元芳还是这么容易害羞啊……

  狄仁杰正打算追上去,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匆匆将电话接通,狄仁杰几个大步上前牵起了王元芳的手。

  “喂?”

  王元芳瞪着桃花眼,狄仁杰“嘘”了一声,示意王元芳不要讲话,王元芳气恼地别过脑袋不想搭理他。

  “静秋姐姐?”

  “……”王元芳变了脸色。

  “哦哦哦……嗯,会的,我还会带着他一起去……跟我爸提前说一声。”

  “嗯,拜拜。”

  挂了电话,狄仁杰笑道:“元芳,回去收拾一下,我带你回去见我爸妈。”

  见王元芳诧异地看着自己,狄仁杰笑着点头,“对,就是带你去见公婆。毕竟丑媳妇终是要见公婆的嘛。”

  “……你说谁是丑媳妇?”

  “嘤嘤嘤我只是开个玩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