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今天是剪视频被释殿美貌了一脸的我。

我们释真的超仙儿超精致的!
幻城别的不说,鱼鱼的三个造型都好好看!
翻PS发现居然有存货,那就发了吧。——来自一个PS快生锈的调色er。

给我小樱fa打call。
btw补李马哥哥cut被帅到了!

太久没来lof了发个视频证明我还活着。

云·外表小白兔内心略腹黑·我的眼里只有我哥我只对我哥笑·其他人都无视·飞。

云飞的日常是……
“什么我哥又扔下我啦没关系我哥是为了我好。”
“我不管谁敢说我哥坏话我就嫩死谁。”
“啊这焚心果有毒吧。”
“火族公主好吵啊烦死了。”
“今天的我依旧这么帅气。”【划掉】

这可能……是个情头……
好想冲上去把烬爷头上的发饰扯下来啊,头发蓬蓬的一定敲可爱!(你可能会被打死)

【烬释】绯樱(三)

叁:眼中唯有一个你(2017.06.24)

  樱空释犹豫地看了莲姬一眼,到底是什么都没说,向着噬神剑山洞走去。

  罹天烬眸光一闪,似乎是想跟着樱空释进去,却被火燚伸手拦了下来。

  “烬,樱空释他狡猾得很,我们就在这里等他取剑出来好了,整个冰族都在我们手里,谅他也不敢拿冰族开玩笑。”

  罹天烬眼睛一眯,那可不一定,卡索一脱离危险,除了莲姬,似乎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他了呢……

  这么想着,罹天烬却没有说话,一双赤金色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个雪白的背影。

  樱空释站在噬神剑山洞门口,回头远远看了莲姬一眼,他这一去,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若是他回不来了,母亲该怎么办……

  这么想着,忧虑爬上了他皎净的面容,罹天烬远远望着樱空释,隐在面具下的眉头狠狠一皱,终是开口道:“父王,这樱空释诡计多端,我不放心,请允许我跟着他进去,好在第一时间带着噬神剑出来。”

  火燚想了想,“好,你去吧。”

  罹天烬唇角微勾,“谢父王。”

  此时樱空释已经进入了噬神剑山洞,面对着昏暗阴冷的山洞,他平静下来,右手成拳放在心口处,对着空气行了个冰族之礼,“霰雪大人,请允许我取出噬神剑,以对抗火族,樱空释必当感激不尽。”

  樱空释只是站在入口处没有上前,因为他知道只要再往前踏一步,如果没有得到冰族神明的允许,就会触动机关,冰族先祖舍弥遗留下来的神力会使来到这里的人粉身碎骨。

  樱空释话音落下,山洞内忽然一阵颤动,片片鸟羽自四面八方汇聚起来,伴随着一声鸟鸣,眼前白光一闪,一个缥缈的身影便来到了他的面前。

  樱空释抬头,同这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对视,他怔了怔,而霰雪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声音清冷,“吾在此守护千年,在此期间冰族历代冰王都未曾来过这里,吾本以为冰族已经无需借用噬神剑以对抗外敌。”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晚辈不会来这里。实在是火族太过猖狂,冰族已经没有了对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噬神剑上。”樱空释歉意道。

  霰雪静静看了樱空释几秒钟,“噬神剑是一把戾气之剑,若想要操控它,定然要付出一些代价。”

  樱空释笑了笑,“晚辈知道噬神剑剑灵喜欢吃神的元气,所以这次来,是以我樱空释的所有灵力作为交换条件的。”

  霰雪眉头一挑,似乎对于樱空释这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感到有趣,“好。”

  话音落下,霰雪的身影化作羽毛散落,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樱空释松了口气,知道霰雪已经同意让他进去了,冰族也有了希望了,他扬起唇角,正欲深入山洞,身后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令他警铃大作,“谁?!”

  罹天烬温热的手按住了他的手掌,“是我。”

  “你进来做什么?”樱空释嘲弄地挑起眉头,“这里是冰族的地方,你就不怕我让你葬身在这里吗?”

  罹天烬不悦,“樱空释,你一定要和我吵吗?”

  谁跟你吵!

  樱空释冷漠地将自己的手收回来,轻轻瞥了一眼自己的手,似笑非笑道:“烬王子莫非有断袖之癖?那恐怕我樱空释难以奉陪了。”

  罹天烬瞪了他几秒,低声道:“樱空释,我不放心你。”

  “罹天烬,你没有脾气的么?”樱空释冷笑,“还有,整个冰族的生死都掌握在你们火族手上,你还有什么不放心?”

  罹天烬自嘲地笑了笑,他说的不放心,是不放心他的安危……他只在乎他这个人……

  “释。”

  樱空释一怔,他叫他什么?

  怔愣间,罹天烬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郑重其事地像是在说什么誓言一样,“你今天一定可以安然无恙地离开这里。”我,定会护你周全。

  “随你怎么说。”樱空释淡漠地后退一步,在罹天烬的手落空那一瞬间同他擦身向噬神剑山洞更深处走去。

  见罹天烬也跟着进来,樱空释隐在袖中的手不由攥紧。他要是在他得到噬神剑时把剑夺走,那冰族就真的失去了翻身的机会了……

  樱空释没有注意到,在他想得入神之时,一只通体雪白的雪鹰用它那双尖利的爪子朝着他疾速飞来!

  “樱空释!”

  “噗嗤”一声,利爪刺入血肉的声音自樱空释耳边响起,有温热的血液飞溅起来,沾染了他一尘不染的衣角。

  樱空释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罹……罹天烬……”

  “可恶!”罹天烬恶狠狠地回身抓住了试图再次进行攻击的雪鹰,掌心猛然蹿起的火焰无声表达着他的愤怒,只听雪鹰凄厉地叫了几声,霎时化为灰齑,随风消逝。

  樱空释这才看清罹天烬后背上那道稍显狰狞的伤口。他眉一皱,抬起手轻轻覆在伤口上,罹天烬闷哼一声,却没有吭声。

  感觉到樱空释正在把他的灵力传输到他的伤上,罹天烬突然转身制止了他的动作,“这点小伤不碍事,你不用这样。”

  樱空释眸光流转,在那双赤金色眸子中看到了自己,淡声道:“我不想欠你的。”

  “不,不是你欠我,一直以来都是我欠了你的。”

  “是吗?”

  樱空释嘴角噙着淡笑,“那你就听我的,雪鹰是冰族的飞兽,他的爪子上有严寒之气,你一个火族的神,是受不了这种寒冷的。”

  说着他又抬起手来要给他疗伤,他的灵力本来就在渐渐变弱,如果再给他输送内力他只会愈发孱弱,罹天烬连忙拉住他的手,“够了,我真的没事了。”

  樱空释抬眸静静看着他,半晌,错开视线将手收回,“那好,如果一会儿你出了事,与我无关。”

  罹天烬不置可否,“走吧。”

  樱空释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罹天烬了,看来等出去以后,如果他还有机会,一定要去找星旧将那个荒唐的梦境问个清楚。

  ——TBC——

所以四章是写不完的……

绯樱(番外篇1)

    樱空释发现罹天烬去了一趟凡世回来之后变得很奇怪。

    今天第五次被罹天烬瞪着看的樱空释终于忍无可忍,“罹天烬你干嘛老是盯着我?”

    罹天烬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微微恼怒,“我爱看你就看你,管你什么事?”

    说完便扬长而去。

    “……”樱空释皱了下眉头,狐疑的目光落在没来得及跟上罹天烬的火族侍卫长青的脸上,淡淡开口,“说吧,你家殿下怎么去了趟凡世就变成这样了?”

    长青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确定罹天烬不会突然跳出来后,弯腰凑到樱空释耳边小声说:“烬王子他前几天在凡世遇到了一个神婆子,她说烬王子只要记住‘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你直到你爱上我’这句话就可以追到他喜欢的人……”

    樱空释闻言先是怔了一下,看着长青努力憋笑的样子,再想想罹天烬居然真的听信那神婆的话做这么愚蠢的事情,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个傻瓜……

    樱空释好看的水蓝色眸子因为笑意而泛着氤氲水光,精致的眉眼舒展开来,似寒冬中一抹温柔晨曦。

    长青一时看得痴了,怪不得自家殿下对这个冰族小王子这般喜欢,都恨不得把他揉他怀里去了,他的容貌足够摄人魂魄!

    “你们在干什么?!”

    气急败坏的吼声在两人耳边炸开,仔细听的话还能从声音里听到一丝委屈,长青如梦乍醒地抬起头,自家烬王子正用那双带着怒火的眸子瞪着他……

    “……”

   静默了两秒后,长青突然意识到自己和冰雪小王子好像姿势不太对,猛地将身子直起来,低头不敢去看罹天烬的眼睛:“殿殿殿殿下……!”

    罹天烬现在感觉自己都可以喷火了,气冲冲离开之后又后悔,忍不住折了回来,谁知道一进来就看到长青弯腰保持着与樱空释耳语的姿势,而释居然对着他笑……

    罹天烬拎着长青的衣领就把他往门口一丢,面色阴沉,“自己领罚去!”

    长青可怜兮兮地从地上爬起来,“好嘛好嘛,属下去就是了QAQ。”

    樱空释看着罹天烬一副炸毛的模样感到好笑,伸手拉了一下罹天烬的衣角,“你干嘛对长青发脾气?他是无辜的。”

    罹天烬眼睛顺着力道往下看,似乎对樱空释这种类似服软的举止很是受用,却还是冷哼一声,“我现在很生气。”

    樱空释挑眉,故意冷着脸,起身作势要离开,“你爱生气就生气,管我什么事?”

    罹天烬微恼,抓着樱空释的手腕不让他走,“不许走!”

    樱空释没有回头,只听声音就能想象到他霸道却又孩子气的样子,不想再这样故意逗他了,转身捏了捏罹天烬的脸,勾唇笑道:“我不走就是。”

    罹天烬错愕,他居然……动手捏他的脸?!

    “罹天烬,”樱空释收敛了笑意,严肃地目视着他那双赤金色的眸子,“不管你盯着或者不盯着我,我都喜欢你,不会改变。”

    罹天烬瞳孔微微收缩,好几秒之后才像是反应过来,唇角微微上扬,“我知道……我这么好看,还怎么厉害,你还会喜欢别人不成?”

    樱空释浅笑,感觉到罹天烬停留在自己腰上的手在微微颤抖,不禁发笑,这个骄傲的火族小王子啊,就是爱面子。

    樱空释在罹天烬的脸上呼气,罹天烬感觉到一股樱花气息扑面而来,攫着樱空释腰的手不由一紧,“释……”

    “笨蛋。”

    他柔声说道。

——end——

短小的番外先来一发。

霸道烬爷爱上我。




再一次给释殿雪白离去调色心情十分复杂QAQ。

如果我是哥哥的话就直接把小樱搂怀里狂亲了,管他什么自由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