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半夜修仙补狄芳cut来安慰自己大热天还要上课的支离破碎的心。
劳资萌的CP最世界最般配!

突然兴奋系列(1)

刘平:芳儿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

李马:【傲娇】芳儿我可以给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他就不行哼唧。

芳芳:……

刘平:【不开心】来人啊把李马给朕拉下去!

李马:……

子陵:【汗】陛下三思啊……

刘平:【冷漠.jpg】

子陵:陛下……

刘平:哼。

子陵:……陛下……

刘平:哼。

子陵:陛下,国舅爷被狄大人带走了……

刘平:!!!!!

李马:?!!

狄大黑人生赢家,鉴定完毕。

1.带着前世记忆来找墨痕的芳芳发现自家老公越来越不可爱了!这蜜汁邪魅笑是几个意思?
2.恢复记忆后狄大人一句“芳鹅你怎么瘦了以前肉肉的多萌”让芳芳很想一巴掌盖过去。

……这大概是图文最不匹配的文案了_(:з」∠)_。

吃了一口莫名其妙的狄芳糖

讲道理,每次看到有芳儿的视频里狄大黑都出来晃荡以及调戏王大公子的时候感觉好好笑233333狄大人你真的是妻控啊,芳儿到哪你都跟到哪→_→。
好几次看到剪水仙的阿婆主带狄大黑玩(传说中的“芳儿自带西皮”),有一种莫名的欣慰和自豪233333。

【狄芳】发糖の小段子

纯属娱乐。



片段一:

玄女:这位公子,你的身上有一股霉气,好像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住了。

元芳:【挑眉】是吗?

正在别处查案的大黑:阿嚏——【OS:哪个小崽子在骂我?!】

梦瑶:【担忧】那玄女娘娘可有驱除霉气的方法?

玄女:【一本正经】使用煤气罐将霉气吸进去。

元芳:……

梦瑶:……【OS:你TM在逗我?!】



片段二:

元芳和梦瑶离开了玄女宫。

梦瑶在看到黏在元芳身边的狄大黑之后像是明白了什么。

梦瑶:【恍然大悟状】原来小虎你就是那个不干净的东西!

大黑:……【崩溃:我哪里不干净了哪里不干净了!!!我哪里是东西了我是人!】

呃,……好像有哪里不对。

元芳:⊙﹏⊙

婉青:【慈爱脸】梦瑶乖,别这样说怀英。





嗅煤气ing……

青&瑶:【doge脸】哇哦——

元芳羞恼地将狄仁杰的脑袋从自己胸前推开:你……做什么?

大黑:【无辜状】做你啊。

元芳:【脸红】滚!



片段三:

这日狄大黑刚从大理寺回来,发现元芳的脸色是极其地差。

大黑:咦?芳儿你怎么了?

元芳沉默地指了指放在地上的搓衣板。

大黑乖巧地跪下,仰头凝望着元芳:我哪里做错了吗芳儿?

元芳:【撇嘴】和静秋姐姐聊得够舒心吧?

大黑:【坏笑】好大的一坛醋哦。

元芳:【傲娇地侧过头】今晚你就别想上我的床睡觉了。

大黑:【犹疑】不能上你的床……上你可以么?

元芳:【咬牙切齿】不、行!



片段四:

次日,元芳醒来。

大黑揉了揉跪得酸痛的膝盖,看着桌旁拿着一卷书静静阅读的元芳,甚是委屈。

“芳儿,你都不心疼我。”

“嗯。”

嗯?嗯?!

碰了一鼻子灰的狄大人只好怏怏地去大理寺处理公事。

回来的时候,大黑似乎喝了点小酒,醉醺醺地跑到元芳的房间,二话不说地在元芳胸前摸了一把。

元芳被惊得一个激灵:狄仁杰你别乱摸!

大黑:呜呜。

又过了一晚上。

元芳把大黑从被窝里揪出来:起来啊你。

大黑:【迷糊】芳儿么么哒~

元芳:……

片段五:

长安迎来新春的那一天,狄家的第一个小少爷出生了。

等接生的稳婆一走,大黑便冲进了房间,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汗水岑岑的元芳,顿时心疼起来。

大黑:很痛吧?

元芳:【微微一笑】没事。

目光落在一旁皱皱巴巴还没长开的儿子身上,大黑不高兴了:怎么这么难看。

元芳:【变脸】你敢说我儿子难看?!

大黑:我错了,你别生气……

然后……搓衣板重出江湖了。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狄芳同人】暗香盈袖(八)

第八回:狄芳情同往昔,锦州惊现凶灵

  “那芳儿不妨讲讲,你夫君我是哪副德性?”
  “狄仁杰你给我走开!”王元芳羞恼地将河灯往狄仁杰怀里一扔,一双眸子瞪得大大的,“你算哪门子夫君!”
  狄仁杰顺手接住河灯,嘿嘿一笑,“从你把你最重要的扇坠子留给我的那天就是了!”
  王元芳愣了一下,却见狄仁杰从身后拿出了一把合起来的纸扇,扇柄处所系着的便是王元芳的扇坠。
  “给你,以后你再不把它保管好的话,这扇坠子我可就拿去卖钱了。”狄仁杰开着玩笑,接收到王元芳的瞪视后无辜地撅了撅嘴。
  王元芳收回视线,低下头,慢慢地将手中的扇子打开,狄仁杰见状脸色一变,才刚做出想要跑路的姿势,身后王元芳气急败坏的声音便猛然响起。
  “狄仁杰,你给我站住!”
  狄仁杰吓得连忙拔腿就跑,却又憋不住笑意,于是最后的画面便是:狄仁杰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狼狈地被王元芳追打,王元芳气急败坏地追在他身后。
  至于原因,自然就是因为那把扇子的扇面上画着一只鸭子。
  ——我看不应该叫你大公鸡,应该叫你鸭子, 死了嘴还是硬的,又大。
  狄仁杰最终还是被王元芳逮住了,忙抬起胳膊连声求饶,嘴角却在不知不觉间扬起了弧度。
  两人打闹了一会儿,王元芳有些倦了,把扇子往腰间一插就要走到亭子里休息,狄仁杰笑罢,拉住了王元芳的手。
  “刚刚跟你开个玩笑嘛,不生气了好不好?”
  王元芳撇嘴,“不好。”
  “唉,真拿你没办法……”狄仁杰只好把准备了许久的扇子拿出来,“这个才是给你的。”
  王元芳扬眉,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中仿佛泛着奇异的光芒,“狄仁杰,你不会又在耍我吧?”
  狄仁杰无奈,举起了四根手指,“我发誓,我这次绝对不会戏弄你,否则我就天打五雷劈……”
  “这可是你说的。”王元芳连忙打断他剩下的赌咒,将扇子徐徐张开,映入眼帘的是秀丽的大好河山。
  王元芳这才舒缓了脸色,将两把扇子都收好。
  和狄仁杰将河灯放入河中,看着河灯渐渐漂远,王元芳抬头看着此时绽放着烟火的天空,忍不住喟叹:“我已经整整三年没有看过这样的景色了……”
  “你要是愿意,以后的每一天,我都陪你去看这世间最绮丽的风景。”
  河边,两个少年两两相望,时光仿佛静止在这一瞬。
  对视良久,王元芳最终还是别开眼,有些尴尬:“狄仁杰,你突然这么一本正经的,让人好不适应啊……”
  狄仁杰眼角一抽,“你这么说的意思是……我平常很欠收拾?”
  看着狄仁杰哭笑不得的表情,王元芳忍不住笑了,“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
  “呜呜呜,那芳儿你来收拾我就好,今晚我一定会把自己洗白白送到你的床上!”狄仁杰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
王元芳:“……”
  “芳儿……嗷!”
  王元芳一巴掌将狄仁杰的脸拍开,抬步往客栈的方向走,漫不经心道:“走了,回去。”
  狄仁杰有些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一路上听着狄仁杰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王元芳终于还是忍无可忍地停了下来,转身瞪着他。
  狄仁杰见王元芳突然停住,连忙一个急刹站住脚,差点就和他撞个满怀。
  “狄仁杰,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话这么多?”
  狄仁杰臭美地扬起脑袋,说:“芳儿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哦。”王元芳面无表情地应下,“我不知道的事?难道你不举么?”
  不举……不……举……
  狄仁杰嘴角抽搐,看着王元芳一字一句道:“我是不是不举,你难道不知道?”
  “我难道应该知道?”
  “你难道不觉得你应该知道吗?”
  “……”不想再同狄仁杰说绕口令,王元芳瞪了他一眼便往前走,狄仁杰笑着跟上去,本想再调戏一番,却被一声尖叫生生遏止。
  两人循着声源望去,却见一位男子跪倒在地,一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正背对着他们用手掐着他的脖子。
  狄仁杰同王元芳对视一眼,默契十足的二人仅瞬间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狄仁杰飞身上前,一掌击向白衣女子的背部,白衣女子惊得立即松了手。
  女子见有人来了,猛地朝狄芳二人的方向撒了一把粉末,狄仁杰下意识带着王元芳后退几步,女子趁着这个时机逃走。
  “狄仁杰,你没事吧?”
  狄仁杰将视线从女子的背影上收回,轻轻摇了摇头,“没事。”
  王元芳回身将男子扶起,见男子像是失了魂的样子,忙问道:“这位公子,你没受伤吧?”
  “哦,没没没……”男子像是猛然回神一般,“多谢二位搭救。”
  “无碍。”狄仁杰笑了笑,随即正色道:“不知公子方才可有看清那女子的样貌?”
  男子闻言变了脸色,声音仿佛在发抖:“她……她是清眉!”
  “清眉……是谁?”
  “不要问我……你们不要问我……”男子惊恐地瞠大了眼睛,慌慌张张地跑开了。
  狄仁杰面色沉重地看向王元芳,王元芳也抿唇回望,叹气,道:“明天我们去问问叶县令吧。”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翌日,县衙。
  “清眉?”叶县令蹙眉,“狄大人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
  狄仁杰将昨晚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叶县令闻言,立即否定了他的说法。
  “不,不可能,清眉早在十年前就死于疫病了,怎么可能跑出来杀人?绝对是认错了!”
  清眉十年前就死了?而且和之前几位死者一样,也是死于瘟疫?

【狄芳】【现代】良辰好景不如你(完结)

========
第一次写h好羞涩(捂脸)。

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纯洁的po主了嘤嘤嘤……
========

【下篇】



  从病房里出来时,王元芳的神色有些疲倦。

  忽然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王元芳一愣,还没来得及转身,腰身忽然被一双有力的臂膀圈住。

  有浅浅的气息轻轻拂过脖颈,王元芳沉默,任狄仁杰将脑袋搁在他的颈侧,狄仁杰喘了好一会儿,有些急促,“你终于出来了……”

  “你……等了很久……?”

  “褚尚元把事情都告诉我了。”狄仁杰叹气,“你应该告诉我的,我们一起去面对,总好过你一个人硬撑着。”

  王元芳摇头,“事情已经解决了。”

  狄仁杰微微有些讶异,却不想在此时因为别人煞了风景,只将王元芳的手握紧,轻轻抚摸着他的手背,压低声音道:“那我们回家吧!”

  回家……

  王元芳的心脏猛烈地颤抖了一下,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着回家,回到那个只有狄仁杰和他的家。

  “好……回家!”

  同褚尚元打了声招呼,狄仁杰便和王元芳一同前往医院的停车场,狄仁杰几乎是一眼便看到了王元芳的车,看了眼王元芳的脸色,他将手掌向上摊开伸向王元芳,“元芳,今天我来开车吧。”

  王元芳掀起眼帘看了狄仁杰一眼,见狄仁杰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发笑,先前的倦怠也减轻了不少。

  上车之后狄仁杰将车内的温度调高,嘟囔道:“最近天气多变,快到晚上了,可别在这时候感冒了。”

  王元芳靠在座背上闭眼小憩,闻言轻笑道:“哪儿这么容易感冒的……”

  狄仁杰将车启动,左手掌握着方向盘,右手轻轻覆在王元芳的手上,摩挲着王元芳的手背,柔声道:“感冒了就要吃药打针,我不舍得你被这样折腾。”

  王元芳没有回答,因着浓浓的倦意,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恍惚了,温暖的环境和手背上的轻抚,令他终究支撑不住,沉沉睡去。

  趁着等红灯的时间,狄仁杰凝望着王元芳的侧脸良久,直至手机忽然响起,他连忙戴上一只蓝牙耳机将电话接通,生怕将身边的人儿吵醒,压低了声音,“喂,哪位?”

  “怀英,是我。”

  狄仁杰一怔,“静秋姐姐?”

  电话那端传来一声嗤笑,“亏得怀英还记得我,大忙人,最近怎么不见你给狄伯父打电话了?刚刚伯父还跟我说起你……”

  “最近……有点忙碌……”绿灯亮起,狄仁杰将车缓缓开动,却是行驶得小心翼翼。

  “再忙也该回来看看啊,爷爷和伯父都整天念叨着你呢,”杜静秋话锋一转,“他们昨天还在聊你的终身大事……”

  狄仁杰蹙眉,下意识看了身旁的王元芳一眼,转过头,戏谑道:“静秋姐姐都没嫁出去,我怎么舍得在姐姐之前结婚呢?”

  他还是避开了杜静秋的问题。

  “怀英,你都快三十了……赶紧娶个老婆回家,伯父还等着抱孙子呢。”

  “三十而立,对于我来说,其实完全没有必要着急,”狄仁杰不自觉扬起了笑容,意有所指,“再说了,怀英早已有真心喜欢着的人了……”

  “真心喜欢?”杜静秋一顿,“是哪家的?”

  “王家。”

  那头静默了一会儿,才传来略有些牵强的声音,“是吗……那我先给你加油,哪天追到了带回来给伯父见见。”

  “肯定的,我想我爸一定会满意这个‘儿媳妇’……”一想到以后能领着王元芳回家和父亲见面,狄仁杰立刻就在脑内脑补了王元芳面带羞赧的小媳妇模样。

  哈哈,真是太期待了!

  同杜静秋聊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到达了小区门口,狄仁杰匆匆将聊天结束,将车开入地下停车场。

  看了一眼车外已经完全黑了的天色,狄仁杰知道王元芳已经疲累了一天,终究没忍心将他叫醒,将副驾驶座放下,让王元芳能够平躺着,再轻轻把外套盖在他身上,放轻动作将这些完成,狄仁杰松了口气。

  一安静下来,人就容易开始胡思乱想。狄仁杰也不例外,他支着脑袋盯着王元芳的脸,忍不住开始想王元芳究竟是怎样将施漫的事情解决的。

  根据褚尚元所说的,施漫被救下之后,一直希望王元芳能够回心转意,她对他多年来念念不忘,想来不可能轻易放弃任何一个机会。

  而元芳到底对她说了什么?居然能够这般轻易地解决这件事情?

  狄仁杰挠了挠头,看来他还得多向褚尚元打听打听之前的事情,否则他简直枉为神探啊。

  第二天清晨。

  在车里窝了一晚上的狄仁杰打了个呵欠,动了动和王元芳十指相扣了一晚上的右手,盯着王元芳的睡颜,咂了咂嘴。

  好想把芳儿吃掉哦……

  这个想法才刚从脑海里窜出来,肚子便特别给面子地叫了一声。狄仁杰苦哈哈地下了车,打算去街上买早餐回来。

  而车内,王元芳一声嘤咛,幽幽转醒。

  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躺在车里,王元芳眯了眯双眸,盯着车顶好一会儿才坐起来。

  将手机开机之后,一条未接来电便窜了出来,还没来得及点进去,一个电话便打了进来。

  “芳儿芳儿芳儿……”

  王元芳一怔,下一秒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好……特别的手机铃声……

  听着狄仁杰录的魔性的来电铃声,王元芳咬牙切齿地将电话接通,铃声终于消失。

  “喂?”

  “臭小子,你可终于舍得接电话了……”

  王元芳愣了一下,“爸?”

  电话那头的王佑仁似乎在和一群人凑在一起聊天,四周的环境有些喧哗,王元芳皱眉道:“爸,你以后尽量少去那些吵闹的地方,太吵了,对身体不好。”

  “好不容易给你打个电话,你还教育起你老爹了?”王佑仁失笑,“爸身子骨硬朗着呢,现在这日子,倒也过得清闲。”

  “对了,你狄伯父刚刚还跟我打过电话,说等过些日子就是怀英的生日,邀请咱们一起去凑凑热闹。哦对了,我还听他说要在宴会上给怀英找个媳妇……”

  王元芳点头,“知道了,爸。”

  将电话挂断之后,王元芳盯着手机屏幕发呆,直到车门被打开,才抬头看向站在外头的狄仁杰。

  “元芳你醒啦?正好,我买了早餐回来,趁热吃。”

  “你过几天是不是要回并州?”

  狄仁杰一愣,“是啊,爸非要给我搞个什么生日宴会。”

  王元芳抿唇,“静秋姐姐也会去?”

  狄仁杰沉思了一会儿,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应该吧。”

  ——哦对了,我还听说他要在宴会上给怀英找个媳妇……

  王元芳脸色苍白,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狄仁杰,他的心一下子凉了。

  杜静秋……是他们狄家请去的唯一一位女性。

  所以……

  见王元芳变了脸色,狄仁杰连忙道:“怎么了元芳?”

  “没……没什么……”

  “真的?”狄仁杰疑惑地看着他。

  王元芳慌忙避开他的视线,有些慌乱地下了车,“我……我先去医院一趟。”

  到了医院之后,王元芳向医生询问了施漫的情况,得到了无恙的回应后松了口气。

  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竟意外碰见了许子航。

  对视良久,王元芳礼貌却又疏离地朝许子航微微颔首,同其擦肩而过,还不曾走远,身后许子航有些苦涩的声音便响起:“昨晚,漫漫哭了一宿。”

  王元芳脚步一顿,没有回头,“以后麻烦你好好照顾她,毕竟她的肚子里还有你们的孩子。”

  “如果我说这个孩子是你的……”

  王元芳神色未变,淡笑道:“我从来没有对她做出逾矩之举。”

  “你到底对漫漫说了什么?”

  “这不重要。”




  狄仁杰开着车,莫名想起昨天晚上王元芳温顺的侧脸,于是他的小兄弟就特别没出息地勃起了。

  靠!

  狄仁杰暗咒一声,感觉自己的小兄弟温度烫得惊人,往下一瞥,它竟然不知不觉间挺成了小山丘……

  咬牙将车调了头,狄仁杰火速前往医院。

  而此时的王元芳刚和许子航分开,感觉颈子莫名一阵寒意,将身上的衣服拢了拢,寻到了施漫的病房,推门而入。

  同正在查房的小护士打了声招呼,王元芳走到病床前,轻轻将施漫身上的被子盖好,温柔道:“感觉好些了吗?”

  施漫幽怨地看着王元芳,嘴角勾起一抹苍白的微笑,“好多了。元芳,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昨晚你对我说过那些话,你今天的态度会让我以为你对我还余情未了。”

  “你我心里都明白,不是么?”王元芳回望着她,脸上带着清浅的笑。

  小护士茫然地看着正对视的两人,正纠结于他们对话的意思,病房门忽然被大力推开,小护士被吓了一跳。

  狄仁杰一眼便看见了正“深情对望”的两人,心头窝着火,几步上前一把抓住王元芳的手腕,二话不说把他拉了起来。

  莫名其妙被狄仁杰拽走的王元芳有些蒙圈,直到被狄仁杰带到了一间空病房,王元芳才猛然回过神。

  “狄仁杰你干什么?”

  “元芳,帮帮我。”

  狄仁杰的声音有些嘶哑,像是在隐忍着什么,王元芳闻言着急了,“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

  王元芳抬眸,同狄仁杰那双因着情.欲而泛着猩红的眸子对望,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连忙挣了挣,“不要……这里是医院……”

  “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要叫了……”

  王元芳急得想要离开,病房门明明离自己只有半臂距离,明明触手可及,腰间却被狄仁杰死死环住,动弹不得。

  王元芳快要哭了,“狄仁杰你整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大白天的也要?”

  “还不是因为你,因为想起你,所以我的小兄弟也想你了……”

  王元芳面色涨地通红,“这关我什么事啊?”

  “你弄弄它……”

  狄仁杰说着,还真的拉着王元芳的手靠近了他的下身。

  王元芳屏着呼吸闭着双眼,他的手几乎是颤抖的,手心忽然被一个肿胀占满,王元芳惊恐地睁开眼,差点叫出声。

  “元芳……求你了……我好难受……”

  见狄仁杰似乎真的忍得很痛苦,王元芳只能听从他的话,拨弄了一下,感到手中的物体忽然动了动,王元芳的脸色已经红了。

  “可以了吗?”

  “再来……”

  “……”

  从病房里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这半个小时里,狄仁杰是舒坦了,一出来就神清气爽地对四周的护士打招呼。在护士讶异的目光下,王元芳再次憋红了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元芳……”

  王元芳瞪了狄仁杰一眼,快速地往地下室走去。

  狄仁杰无奈地摇头。

  元芳还是这么容易害羞啊……

  狄仁杰正打算追上去,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匆匆将电话接通,狄仁杰几个大步上前牵起了王元芳的手。

  “喂?”

  王元芳瞪着桃花眼,狄仁杰“嘘”了一声,示意王元芳不要讲话,王元芳气恼地别过脑袋不想搭理他。

  “静秋姐姐?”

  “……”王元芳变了脸色。

  “哦哦哦……嗯,会的,我还会带着他一起去……跟我爸提前说一声。”

  “嗯,拜拜。”

  挂了电话,狄仁杰笑道:“元芳,回去收拾一下,我带你回去见我爸妈。”

  见王元芳诧异地看着自己,狄仁杰笑着点头,“对,就是带你去见公婆。毕竟丑媳妇终是要见公婆的嘛。”

  “……你说谁是丑媳妇?”

  “嘤嘤嘤我只是开个玩笑……”

  -END-

=====

  P1狄大喵,P2王元喵。
  啊啊啊喵星人太可爱了QAQ。好想戳一戳它们的小肉脸⊙﹏⊙。
  PS:那篇暗香盈袖又卡文了嘤嘤嘤写不出来了怎么破。。。

=====





  在狄大喵抱着饲养盆把整颗小脑袋都杵进盆子里的时候,王元喵正一脸鄙视地舔着肉爪。

  “芳芳~”

  听到了熟悉的叫声,狄大喵一顿,下一秒就将脑袋抬起来,沾满了猫粮的脸蛋上带着不满,果真看到李治正蹲在王元喵身前,一脸的殷切。

  狄大喵龇着牙嚎了几声,放下食盆就扭着屁股朝他们走去。

  王元喵温顺地任由李治给自己顺毛,眯着一双湛蓝色的眸子,讲真,被主人这样顺毛真的好舒服啊喵。

  尾巴忽然被扯了一下,王元喵侧头望去,却见狄大喵不知什么时候用爪子抓住了它的尾巴,正可怜巴巴地盯着自己。

  王元喵见状撇了撇胡子,站起身挪了个位置,瞥了狄大喵一眼示意它过去。

  “……”狄大喵默默后退了一步,它真的不是要和芳儿争宠,它是要和李治争宠啊喂!

  王元喵见狄大喵不愿意过来,又挪了回去,一扬尾巴,把自己的尾巴从狄大喵的爪子里解救出来,只留给狄大喵一个傲娇的侧脸。

  “呜……”狄大喵从喉间发出一声哀鸣。

  李治见狄大喵好像快要哭出来,连忙伸手摸了摸狄大喵的脑袋,“大黑,乖哦。”

  狄大喵一脸的不爽。

  媳妇被一个人类给抢了的感觉真糟糕!

  于是,狄大喵龇牙狠狠咬了李治的手指。

  虽然狄大喵还只是一只小奶猫,但牙齿终究还是有些锐利,李治吃痛地抽回了手,撇嘴道:“还是芳芳好啊……芳芳从不咬我,还会跟我撒娇呢。”

  狄大喵听着李治一口一个芳芳愈发窝火,张牙舞爪地想要再咬他一口,眼前一花,它嘴巴被一根骨头塞住。

  “……”

  嘤嘤嘤!

  它又不是狗,给它塞骨头干嘛啦!

  王元喵淡定地收回爪子,认真地舔了舔。

  接收到狄大喵幽怨的目光,王元喵不慌不忙地侧头,对着狄大喵眨了眨眼睛。

  “……”狄大喵表示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趁着李治去找药的时候,狄大喵偷偷凑到王元喵身边,对着它的脸颊就是“吧唧”一口。

  王元喵懒懒地打了个呵欠,靠在了狄大喵身上。

  午后的惬意生活,才刚开始。

【狄芳】【现代】良辰好景不如你(上)

  ========

  之前原本已经快写完了不小心手滑给清了QAQ,重新写好肉疼TAT。

  狄芳二人简直黏黏糊糊难舍难分233。

  写到酸菜鱼的时候想起了港式煲汤😂。

  ========

  【上篇】




  清晨熹微,因着生物钟的影响,狄仁杰从睡梦中醒来。

  尚有些迷离的眸光落在静静躺在身旁的王元芳身上,狄仁杰忍不住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喟叹。

  起身进入盥洗室简单梳洗了一番,狄仁杰恋恋不舍地凝望了王元芳好一会儿才跛着拖鞋出去。

  而此时熟睡中的王元芳正做着一个梦。

  “元芳,我打你你怎么都不躲啊?”

  梦里,女孩笑着揽着他的胳膊,一双明眸笑起来像弯弯的月亮一般漂亮。

  “因为你是我的漫漫啊。”

  梦境里不知道流逝了多少岁月,王元芳看到了狄仁杰带着痞气的笑容,他在阳光下朝着自己展开了双臂。

  王元芳眉心一动,刚想走到他面前,身后陡然传来女孩低低的哭泣声,王元芳的动作硬生生顿住了。

  “元芳,你骗我……你明明说过你只喜欢我的!”

  “漫漫……”

  狄仁杰失落的表情和女孩绝望的面容不断在梦境中交替,王元芳嗫嚅着,眼睁睁看着狄仁杰一步步后退,身影渐渐消失,王元芳猛然从睡梦中惊醒。

  光洁的额上染上了些许薄汗,王元芳茫然四顾,却不见狄仁杰的身影,心头顿时慌乱起来,掀开薄被下得床来。

  “狄仁杰!”

  狄仁杰听到王元芳略显慌乱地喊着自己的名字,以为出了什么事,忙将手上的瓷盘放下跑到房里。

  “怎么了怎么了?”

  打开房门便看见王元芳光着脚站在床边,狄仁杰蹙眉,轻声道:“快把拖鞋穿上,着凉了怎么办……”

  见狄仁杰稳稳当当地站在门口,王元芳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抿唇笑道:“我知道了。”

  狄仁杰无奈地摇头,笑道:“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走啦,吃早饭去。”

  “早饭?你做的?”

  狄仁杰无辜地耸了耸肩,摊手道:“昨晚累着你了,想让你多睡一会儿,我照你平时做饭的那样给你弄了一顿早餐。”

  王元芳听闻,白皙的脸上染上了一抹可疑的红晕,却又忍不住反驳道:“我才没有很累……”

  “哦——”狄仁杰意味深长地拖长了尾音,似笑非笑地挑着眉,“是,我的芳儿最厉害了。”

  “你……”王元芳瞪他,绯红却已经悄悄爬上了耳根子,见狄仁杰依旧一脸暧昧,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王元芳不再搭理他,自顾自地穿好衣服走了出去,任狄仁杰缠在身边“喂喂喂”个不停。

  被媳妇给无视了的狄神探表示心好累。

  “元芳,我给你做了一顿早饭,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王元芳瞥了狄仁杰一眼,本不欲搭理,抬腿往厨房走去,举眸的那一刻,眼角狠狠一抽。

  刚刚是被打劫了么……

  看着满厨房零落的厨具和被五马分尸的各类蔬果,以及四处残留着的鸡蛋蛋清,王元芳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

  饶是他从小便听父亲的话素来有教养,此时的王元芳到底是忍不住低咒了一声,咬牙切齿道:“我是应该好好谢谢你……谢谢你把我家厨房给炸了!”

  “嗯,那啵一个当作回报吧!”

  王元芳:“……”

  颊边忽然被柔软的物体蹭了蹭,王元芳愣了一下,有些僵硬地侧头看着此时笑得如同偷了腥的猫一样的狄仁杰。

  缓慢地抬手轻轻抚摸着那块地方,脸颊却止不住地发烫起来。王元芳别扭地将狄仁杰一推,支吾着:“我……我们还是去吃饭吧……”

  知道王元芳脸皮薄经不起调戏,狄仁杰见好就收,笑嘻嘻地牵着王元芳的手将他带到餐桌前。

  桌上摆着一盘煎蛋和一盘水果沙拉,还有一杯温热的牛奶。

  看上去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将一小块煎蛋送入唇齿间,王元芳沉默了。

  果然只是看上去不错QAQ。

  但是……这怎么都是单份的?

  王元芳不解,挑眉看向狄仁杰,却见他咧开嘴笑了笑,道:“光是弄这一份,可费了我不少精力呢。我自己待会上班了随便解决一下就好了……”

  王元芳的脸色莫名有些严肃,“不行,早餐怎么能随便应付?你不是前几天还在唠叨说你最近胃疼得厉害?”

  说完,他起身往厨房走去,一边走一边将袖子挽起来。

  “诶,元芳,不用了……”

  王元芳像是没听到狄仁杰的话,自顾自地收拾起了厨房内的一片狼藉。将厨房打扫干净后,王元芳从冰箱里拿出了几个鸡蛋,动作娴熟地搅拌着蛋汁,神情专注。

  狄仁杰隔着厨房的玻璃门凝望着王元芳的侧颜,竟看得有些痴了,忍不住抬手隔空描摹着王元芳的侧脸轮廓。

  看着王元芳熟稔如行云流水的动作,狄仁杰勾起唇角,他的芳儿果然好贤惠呢。

  厨房里,王元芳将鸡蛋倒入平底锅内,看着这里过分熟悉的装潢,忽然又想起了今天的那个梦。

  王元芳显然有些心不在焉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直到自己的腰被人猛然环住王元芳才回过神来,出于本能,他几乎是在电光火石间使出一个利落的过肩摔将身后的人按倒在地。

  狄仁杰吃痛,龇牙道:“元芳,是我!”

  王元芳眸中的凌厉在看清他面容霎时变得清明,有些无奈地看着狄仁杰的脸。

  “狄仁杰……你下次能不搞突袭么?”

  狄仁杰委屈地撇着嘴,他只是想吃吃媳妇的豆腐而已嘛……

  当然,这句话狄仁杰是不会当着王元芳的面说出来的。

  扶着自己快要散架的身体站起来,狄仁杰耍赖似的把一双手环着王元芳的腰部,故作无辜道:“我刚刚就只是想像这样抱抱你而已啊。”

  “……”

  “别生气啊芳儿。”

  “……”

  “你怎么比母老虎还难哄啊……”

  “……”

  “……芳儿。”

  “你到底想怎样?”实在被狄仁杰吵得有些烦乱,王元芳从狄仁杰怀里挣了出来。

  “蛋,焦了。”

  王元芳脸色一黑,忙将燃气灶关掉,把平底锅内已经黑糊糊一块的焦蛋倒入垃圾桶。

  狄仁杰在身后笑得乐不可支。

  将狄仁杰从厨房里赶出去,王元芳虽然心中微微气恼,但还是重新做了一份早餐。

  没好气地把瓷盘子放在狄仁杰面前,王元芳抬头看了一眼挂钟,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狄仁杰,我今天还有案子要解决,可能晚上回来得晚。”

  狄仁杰咬了一口三明治,道:“什么案子?”

  “有个贩毒在逃的逃犯劫持了一个待产孕妇,今天是家属去送赎金的日子,我想他可能是想拿着这些钱逃到国外。”

  “小心点。”

  “嗯,我会尽量早点回来。”

  狄仁杰笑着握住了王元芳的手。

  “今晚我想吃你做的酸菜鱼。”

  “好。”

  回到房间稍微收拾了一下,王元芳便出了门。狄仁杰看着王元芳走远后,忽然没了胃口,怔怔地坐在位子上发呆。

  直至到了上班的时间狄仁杰才有所动作。

  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一整个下午,狄仁杰终于还是坐不住了,拿起手机拨打王元芳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温柔的女声自听筒里传来,狄仁杰烦乱地将手机挂掉放到口袋里,挠了挠头,拎起外套就往外走。

  “诶,狄仁杰,你去哪啊……”

  同事错愕地看着狄仁杰的背影,直至他的身影消失不见,才反应过来。

  “他今天怎么回事……”

  医院内。

  王元芳站在手术室外,目光微微有些涣散地盯着一直红着的手术灯,曾经总是白白净净的双手上还染着血。

  “元芳……”褚尚元蹙眉,抬手轻轻搭在王元芳的肩膀上,“别担心了,施漫一定会没事的。”

  “尚元……”王元芳的声音有些喑哑,“你……通知施伯母了吗?”

  “之前就通知了,”褚尚元无奈地叹气,“不过元芳,施漫怎么突然间回来了?她不是出国了么?而且怎么一回来就……”

  剩下的话语褚尚元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看到许子航正搀着施漫的母亲急匆匆地朝手术室这里走来。

  施母看见了王元芳,竟一时气愤地挣开了许子航的搀扶,上前就一巴掌狠狠扇到了王元芳的脸上。

  “元芳!”褚尚元脸色大变,连忙上前护在王元芳身前。

  “伯母!你这是干什么?!”许子航也变了脸色,制止了欲扇王元芳第二个巴掌的施母。

  王元芳沉默地承受了这一巴掌,其实以施母的力道对他来说并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可是此时,他却感到难受与苦涩。

  “你们知不知道,漫漫回国前,还打电话笑着告诉我,她马上就要回国了,她还说要给元芳一个惊喜……”

  施母泣不成声地痛哭着,“那时我就知道,漫漫对元芳,根本就是放不下……你知道吗,自从和元芳分手后,漫漫再也没有像那天那样开心过……”

  许子航苦笑着接话道,“为了能够早点回来,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订了最快的航班,可是那天,不过是我去买水的功夫,漫漫就被人盯上了。”

  “由于这次的案子是由你手下人负责,你甚至连人质是谁都不知道,是吧?”

  王元芳沉重地点了点头,由于这次的案子并不算麻烦,他只参与了营救人质这部分行动,仓库门口,看着倒在血泊里的施漫,那一瞬间,他竟忘记了反应。

  “王元芳我告诉你,如果漫漫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休怪我不念与你父母的交情!”

  “伯母,您别这样,漫漫出了事,我想元芳也很难受……”

  “他难受?如果他会难受,当初又怎么会和漫漫分手?!”

  许子航沉默,目光投向一旁的王元芳,却见他似是习惯了这样的质问一般,低声道:“没有了感情,难道就不应该分开么?难道要我跟一个不爱的人过一辈子?”

  “你……”施母气得有些喘不过气。

  褚尚元蹙眉,他才不信元芳会因为这样荒唐的理由而分手,而且当时元芳待施漫可不是一般的疼宠,他会选择和施漫分手,一定是有着其他的原因。

  “伯母,您别气坏了身子啊,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等漫漫手术结束。”

  施母一愣,忙点头,“对对对……”

  王元芳终于抬眸,看着俨然像是一家人的施母和许子航,再看向一旁面露忧色的褚尚元,他忽然觉得很累。

  王元芳闭眼,将身体靠在墙上,抬手揉着眉心。努力想要将思绪放空,却不可抑制地在此时此刻想起了狄仁杰。

  他忽然不敢去想,如果狄仁杰知道了这件事,该是怎样的反应。

  不,他不应该知道的……也没必要知道。

  警署。

  狄仁杰匆匆赶来时,正好遇到高大诚从里头出来。

  “高……高先生!”狄仁杰顾不上喘气,开门见山道,“你知道元芳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吗?”

  “哟,狄大神探,这么急着找媳妇呢?”高大诚忍不住打趣,却见狄仁杰好像真的很着急的样子,才不紧不慢地拿出手机通话。

  “喂,尚元……什么?哦,我知道了,你跟他说狄仁杰来找过他,啧啧,那样子,急得跟什么似的……好了好了,先挂了……”

  “怎么样了?”

  “尚元说他们现在在市医院。”

  医院?狄仁杰面色一沉,元芳受伤了?

  狄仁杰转身就走。

  此时,手术室的手术灯终于熄灭,一直处于精神高度紧绷状态的王元芳松了口气,而刚接完电话回来的褚尚元甚至还来不及说上一句话,见医生出来,只得将高大诚所告知的那些情况暂时咽下。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孕妇虽然失血较多,但所幸抢救及时,孩子暂时是保住了。距离预产期大概还有两个月,家属考虑一下要不要直接在我们医院这儿待产,毕竟刚刚动完手术,还不适合太大的颠簸。”

  “不用考虑了,就留在这儿!我和子航马上去办手续!”

  医生点了点头,“好。”

  待几人离开,褚尚元将目光落在一旁一动不动的王元芳身上,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元芳,一会儿……估计狄仁杰会来这里。”

  王元芳一怔,有些错愕。

  狄仁杰待会儿要过来?

  “元芳,你真的打算将你和施漫的事情藏一辈子么?未来的日子还很长,狄仁杰总会有知道的那一天。”

  王元芳轻笑着摇头,“尚元,我这次,只是不想让以前的那些事情打扰了我和狄仁杰平静的生活。”

  说话间,手术室的门被打开,面色苍白的施漫被几个医生与护士推了出来。

  看见王元芳的那一刻,施漫的眼泪便不可抑制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元芳……当年……我没有背叛你……”

  医生诧异的目光投向王元芳,王元芳捏了捏眉心,上前将情绪有些激动的施漫小心按住,“别乱动,有什么要说的,等到了病房再说。”

  此言一出,施漫的泪水更加汹涌了。

  王元芳抬头同褚尚元对视一眼,褚尚元无奈地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往外走。

  “喂,狄仁杰啊……”电话接通后,褚尚元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元芳这会儿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但他很安全,你不用担心。”

  听着电话那头的回复,褚尚元瞪大了眼睛,“什么?!你你你……现在已经到医院门口了?!”

  完了完了……

  病房内,施漫听着母亲语重心长的话语,无力地开口,“妈,我想和元芳单独说说话。”

  “……好。”看了站在床边的王元芳一眼,施母带着许子航离开,顺带着将病房的门也关上了。

  “漫漫,你想说的那些,我都知道。我知道当年你和子航在醉酒之下发生了关系,也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子航的。”

  施漫一愣,“你……”

  “我不怪你,当年分手,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如果这些事情没有发生,我也同样会选择分手。因为我发现爱情不是一味的付出和索要,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里,我很开心,却也仅此而已。”

  难得听到王元芳说出这么一长串的话,施漫听着却是心底发凉,素白的手指攥紧了被单,艰难道:“所以……无论我怎么挽留,你都不会再喜欢我了吗?”

========

  特别高兴地码了一大篇出来才发现这篇狄大人貌似镜头少了点……QAQ狄大人我错了。

  下周就要中考了,小伙伴们咱们中考完再见了……泪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