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狄芳同人】暗香盈袖(八)

第八回:狄芳情同往昔,锦州惊现凶灵

  “那芳儿不妨讲讲,你夫君我是哪副德性?”
  “狄仁杰你给我走开!”王元芳羞恼地将河灯往狄仁杰怀里一扔,一双眸子瞪得大大的,“你算哪门子夫君!”
  狄仁杰顺手接住河灯,嘿嘿一笑,“从你把你最重要的扇坠子留给我的那天就是了!”
  王元芳愣了一下,却见狄仁杰从身后拿出了一把合起来的纸扇,扇柄处所系着的便是王元芳的扇坠。
  “给你,以后你再不把它保管好的话,这扇坠子我可就拿去卖钱了。”狄仁杰开着玩笑,接收到王元芳的瞪视后无辜地撅了撅嘴。
  王元芳收回视线,低下头,慢慢地将手中的扇子打开,狄仁杰见状脸色一变,才刚做出想要跑路的姿势,身后王元芳气急败坏的声音便猛然响起。
  “狄仁杰,你给我站住!”
  狄仁杰吓得连忙拔腿就跑,却又憋不住笑意,于是最后的画面便是:狄仁杰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狼狈地被王元芳追打,王元芳气急败坏地追在他身后。
  至于原因,自然就是因为那把扇子的扇面上画着一只鸭子。
  ——我看不应该叫你大公鸡,应该叫你鸭子, 死了嘴还是硬的,又大。
  狄仁杰最终还是被王元芳逮住了,忙抬起胳膊连声求饶,嘴角却在不知不觉间扬起了弧度。
  两人打闹了一会儿,王元芳有些倦了,把扇子往腰间一插就要走到亭子里休息,狄仁杰笑罢,拉住了王元芳的手。
  “刚刚跟你开个玩笑嘛,不生气了好不好?”
  王元芳撇嘴,“不好。”
  “唉,真拿你没办法……”狄仁杰只好把准备了许久的扇子拿出来,“这个才是给你的。”
  王元芳扬眉,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中仿佛泛着奇异的光芒,“狄仁杰,你不会又在耍我吧?”
  狄仁杰无奈,举起了四根手指,“我发誓,我这次绝对不会戏弄你,否则我就天打五雷劈……”
  “这可是你说的。”王元芳连忙打断他剩下的赌咒,将扇子徐徐张开,映入眼帘的是秀丽的大好河山。
  王元芳这才舒缓了脸色,将两把扇子都收好。
  和狄仁杰将河灯放入河中,看着河灯渐渐漂远,王元芳抬头看着此时绽放着烟火的天空,忍不住喟叹:“我已经整整三年没有看过这样的景色了……”
  “你要是愿意,以后的每一天,我都陪你去看这世间最绮丽的风景。”
  河边,两个少年两两相望,时光仿佛静止在这一瞬。
  对视良久,王元芳最终还是别开眼,有些尴尬:“狄仁杰,你突然这么一本正经的,让人好不适应啊……”
  狄仁杰眼角一抽,“你这么说的意思是……我平常很欠收拾?”
  看着狄仁杰哭笑不得的表情,王元芳忍不住笑了,“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
  “呜呜呜,那芳儿你来收拾我就好,今晚我一定会把自己洗白白送到你的床上!”狄仁杰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
王元芳:“……”
  “芳儿……嗷!”
  王元芳一巴掌将狄仁杰的脸拍开,抬步往客栈的方向走,漫不经心道:“走了,回去。”
  狄仁杰有些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一路上听着狄仁杰在自己耳边絮絮叨叨,王元芳终于还是忍无可忍地停了下来,转身瞪着他。
  狄仁杰见王元芳突然停住,连忙一个急刹站住脚,差点就和他撞个满怀。
  “狄仁杰,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话这么多?”
  狄仁杰臭美地扬起脑袋,说:“芳儿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哦。”王元芳面无表情地应下,“我不知道的事?难道你不举么?”
  不举……不……举……
  狄仁杰嘴角抽搐,看着王元芳一字一句道:“我是不是不举,你难道不知道?”
  “我难道应该知道?”
  “你难道不觉得你应该知道吗?”
  “……”不想再同狄仁杰说绕口令,王元芳瞪了他一眼便往前走,狄仁杰笑着跟上去,本想再调戏一番,却被一声尖叫生生遏止。
  两人循着声源望去,却见一位男子跪倒在地,一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正背对着他们用手掐着他的脖子。
  狄仁杰同王元芳对视一眼,默契十足的二人仅瞬间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狄仁杰飞身上前,一掌击向白衣女子的背部,白衣女子惊得立即松了手。
  女子见有人来了,猛地朝狄芳二人的方向撒了一把粉末,狄仁杰下意识带着王元芳后退几步,女子趁着这个时机逃走。
  “狄仁杰,你没事吧?”
  狄仁杰将视线从女子的背影上收回,轻轻摇了摇头,“没事。”
  王元芳回身将男子扶起,见男子像是失了魂的样子,忙问道:“这位公子,你没受伤吧?”
  “哦,没没没……”男子像是猛然回神一般,“多谢二位搭救。”
  “无碍。”狄仁杰笑了笑,随即正色道:“不知公子方才可有看清那女子的样貌?”
  男子闻言变了脸色,声音仿佛在发抖:“她……她是清眉!”
  “清眉……是谁?”
  “不要问我……你们不要问我……”男子惊恐地瞠大了眼睛,慌慌张张地跑开了。
  狄仁杰面色沉重地看向王元芳,王元芳也抿唇回望,叹气,道:“明天我们去问问叶县令吧。”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翌日,县衙。
  “清眉?”叶县令蹙眉,“狄大人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
  狄仁杰将昨晚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叶县令闻言,立即否定了他的说法。
  “不,不可能,清眉早在十年前就死于疫病了,怎么可能跑出来杀人?绝对是认错了!”
  清眉十年前就死了?而且和之前几位死者一样,也是死于瘟疫?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