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芋味虎子

圈地自萌。

【烬释】绯樱(一)

壹:幻雪背影,孤独而行(2017.02.09)

  自从冰族被火族攻陷之后,樱空释发现自己的体质越来越畏寒了。 

  刃雪城终年飘雪,这样的温度对他来说本该是没有影响的,可是最近樱空释渐渐觉得身体发冷,温暖不再。 

  强撑着从榻上坐起身来,眸子惺忪地环顾四周,纯白的宫殿被烙上了火焰的印记,他这才恍然想起,刃雪城,已经成为火族的领地。 

  他的记忆有些混乱,却永远忘不了,那一场大战,冰族战败,他的哥哥姐姐们除了卡索以外尽数牺牲。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凄厉的惨叫,他却只觉得庆幸,庆幸卡索还活着,冰族还有希望…… 

  幻影天的殿门被缓缓打开,樱空释有些头疼地闭了闭眼。 

  七天了,艳炟每天都会来软禁着他的地方,要他带他们前往噬神剑山洞,樱空释自然不会答应。 

  整个冰族乃至整个三界,只有他和卡索知道如何毫发无损地进入噬神剑山洞,他们对卡索软硬兼施却无用,只能将目标转移到他身上。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沉稳,带着一股压迫力。这种脚步声,不属于艳炟。 

  樱空释警惕地睁开眼,有人远远站在那里,脸上覆着黄金面具,只露出赤金色的眼睛和极富美感的薄唇。身着甲胄,似乎刚从战场赶赴而来。 

  “你是火族的,来找我,什么事?”樱空释若无其事地将视线收回,胸腔内却是莫名心悸。 

  那人打量了樱空释一眼,扯了扯嘴角,隔着面具也能让人感受到他的倨傲,“樱空释,你的身体,越来越不中用了啊……有你这么个废物王子,冰族想要复兴,怕是无望了。” 

  樱空释隐在袖中的手指一根根蜷紧,表面上却毫无波动,他故意激怒他,只是想看笑话吧……他偏偏不如他的意! 

  “你来找我,不会只是为了来冷嘲热讽一番的吧?” 

  男子轻笑,眼角和嘴角都透着一股邪气,“卡索可以平安无事地离开这里。” 

  樱空释闻言,冷哼一声,道:“你会这么好心?” 

  “确实不会。”他突然靠近了他的床边,“来这里之前,我去了一趟卡索的寝宫。” 

  樱空释一下子紧张起来,“你去找我哥干什么?” 

  “我才刚进去,他就抓着我的胳膊,问我有没有把樱空释怎么样。”男子似笑非笑地盯着樱空释水蓝色的眼睛,“我最讨厌的就是不认识的人接触我,所以,我狠狠地打了他一顿。” 

  “你!” 

  樱空释猛地从床榻上下来,右手凝结了封印就要朝他袭去,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火族士兵突然用火刃挡下他的袭击。 

  樱空释往后踉跄了几步,捂着胸口微微喘息。这几日他的身体越来越差,现在连施展幻术都这么吃力了…… 

  “我答应你们,我会带你们去噬神剑山洞,但是你也要答应我,放我哥离开这里,而且,不能下令通缉他!” 

  只要哥能够安全离开,什么都不重要了……就算赔上整个冰族也没关系,反正,出卖了冰族的罪人是他樱空释…… 

  艳炟闯进幻影天的时候,樱空释正望着窗外落樱坡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了她有些急促的脚步声,他却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艳炟见樱空释不愿意搭理自己,语调微扬,“樱空释,我问你,你为什么要答应罹天烬的要求?他是不是对你许了什么条件?” 

  罹天烬……是刚刚那个人的名字? 

  樱空释蹙眉,冷清道:“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艳炟恼怒,“樱空释,你怎么到现在还这么高傲?服软一下不行么?我讨厌你这幅谁都瞧不起的表情!” 

  狠狠丢下这句话,艳炟拂袖而去。 

  艳炟走后,樱空释盯着落樱坡看了许久,还是决定去看看卡索。 

  他知道他现在可以自由出入了,现在的樱空释在火族统一三界的蓝图中充当着重要的角色,火族绝对不能拿他怎样。 

  站在幻影天门口,樱空释冷冷瞥了一眼守在大门的火族士兵,“告诉罹天烬,我要去见我哥一面。我哥得马上离开,他必须得保证我哥安然无恙地离开刃雪城。” 

  话音落下,身影一闪,樱空释消失了。 

  樱空释刚一踏入卡索的寝宫,一股寒气迎面而来,不禁拢了拢肩上的狐裘。 

  卡索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气息,急切地从内殿里跑出来。 

  “释!” 

  见到了弟弟,卡索终于露出了这些日子以来的第一个笑容,“我刚刚闻到一股樱花味,知道一定是你来了!” 

  被哥哥抱了个满怀,樱空释抿唇而笑,突然想起罹天烬说卡索被打的事情,笑容顿时消失不见。 

  他紧张地上下打量着卡索,“哥,罹天烬说他打了你,疼不疼?要不要我去叫皇柝来?” 

  卡索闻言愣了一下,“罹天烬没有打我啊。” 

  樱空释也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罹天烬是在骗他。 

  “释,哥没事,哥好好的呢。” 

  “哥,罹天烬答应了我会放你走,你赶紧离开这里吧!” 

  “放我走?为什么?” 

  樱空释深深呼吸,不敢直视卡索那双清澈的眼睛,他害怕在里面看到一个心虚的自己,“我……我答应了他一件事……哥你赶紧走吧,早日集齐六叶冰晶,冰族就有救了。” 

  卡索见樱空释这般反应,知道自己无论怎么问释都不会告诉自己。 

  “释,和哥一起离开。” 

  樱空释摇头。 

  “哥,一切以大局为重。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不会让火族的人伤害到父王他们。这里还有我,你安心去找六叶冰晶就是。” 

  卡索犹豫地看着他,他这个弟弟,明明还没有成年,却有着坚毅与果敢的气质。和儿时那个需要哥哥保护的小不点对比,成长了何止一点。 

  盯着樱空释俊美的面容看了良久,卡索终究还是缓缓地点了头。 

  兄弟二人一同走到了门口,却见罹天烬正姿态慵懒地倚着殿门的柱子,手中握着的赫然是一叶竹笛。 

  樱空释一惊,一叶竹笛什么时候被他拿走的? 

  卡索脸色微变。 

  “道别道完了?”罹天烬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角,“那就给我滚吧。” 

  “罹天烬!”卡索愤恨地看着他。 

  “来人,送尊贵的卡索王子出城。”罹天烬直接无视了卡索的愤怒,轻飘飘地瞥了一眼一直沉默不语的樱空释,“樱空释,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樱空释抿唇,看了卡索一眼,转身离开。 

  他踩在雪地里的脚步有些虚浮,一身白衣仿佛与这冰天雪地交融。纯白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消失。 

  一如他的名字,幻雪之影。 

  罹天烬若有所思地望着樱空释离去的方向,修长手指摩挲着一叶竹笛,缓缓将竹笛置于唇边。 

  他闭上双眼,吹奏起悠扬的笛声,那般淡泊,却又带着淡淡的悲凉,仿佛一瞬间,天地之间只剩他一人。 

  ——TBC——

评论(7)

热度(58)